第1134章:你要有女儿了

        苏沂也在一旁焦灼的等着。

        要说谢砚这慢吞吞的性子,真的让人着急死了。

        他过去的时候,他刚好从大门里走出来,那缩着脖子走路的样子,像只乌龟。

        手上还拿着个烤土豆。

        他就没见过那么爱吃烤土豆的人。

        谢砚是第一个!

        而且他发现个问题,谢砚除了医术和吃的,对其他事情没有半点兴趣。

        牧晨颖住在他的四合院里,听说两人正在往谈恋爱的方向走。

        但这慢吞吞的的性格,成功的大概率大概是零。

        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

        萧靖越急的要开口的瞬间,谢砚才慢悠悠的放开黎歌的手。

        “师兄,歌儿怎么样?” 萧靖越问道,低沉的嗓音里都是担忧。

        谢砚歪着头看着他说:“好事!”

        萧靖越凝眉:“这都一睡不起了,还什么好事?”

        他有些很愤怒,病房里的空气也瞬间变得稀薄。

        谢砚微微蹙眉说:“有可能要恢复记忆了,也有可能又重新忘记?”

        萧靖越.苏沂:“……”

        你说的是人能听懂的话吗?

        刚刚说是好事,现在又说可能会失忆。

        萧靖越压着心底的怒火,神情淡漠的问:“你刚才不是说是好事吗?怎么又会忘记所有的事情?”

        这都治疗两年了,他的老婆还是什么都没有记起来。

        谢砚指了指脑袋,无视萧靖越的怒火:“脑袋是个复杂的东西,我已经尽力了,这丫头自己不想想起来,我能有什么办法?”

        唉!!!

        过去都是苦。

        就是他也不愿意想起来。

        “其实以你对她的好,她能不能想起来,都已经不重要了,还有一点比较重要,当年他离开的时候去过一个组织,这个组织好像一直在追杀她。”

        “你不是说追杀她这个组织已经消失了一年了吗?以我的猜测还会卷土重来。”

        “歌儿的才华,远远不止是这些。”

        谢砚也很矛盾,想她恢复记忆,又不想她恢复记忆之后过得太痛苦。

        萧靖越问道:“歌儿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谢砚观察了一下黎歌的状态说:“她陷入了梦魇,我针灸,刺激她醒过来。”

        谢砚打开医药箱,给黎歌针灸。

        几分钟后,黎歌满头银针。

        萧靖越看着就疼。

        谢砚很认真的转动每一根针,突然,黎歌猛的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白色的天花板。

        “呼……” 她猛的坐起来。

        一头针寒光四射。

        “歌儿。”萧靖越紧张的看着她,她就像溺水的鱼,大口的呼吸着。

        “歌儿,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看着她满头寒光,他拉着她的手问。

        黎歌看到是萧靖越,又看了看师兄,才问:“我怎么了?”

        她声音干涩痛苦 ,头还有些昏沉沉的,浑身也没有力气。

        谢砚目光细细的看着她:“歌儿,有没有想起以前的事情?”

        黎歌点了点头:“想起了一些,不过都在梦里有一个很恶毒的声音,还有那场火灾,我到现在还是不能忘记。”

        谢砚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忘记。

        萧靖越也松了一口气,还好是想起来了,并没有忘记。

        “歌儿,你已经从那场意外中获救了,忘记那件事情好不好?”萧靖越温柔的看着她。

        “嗯!不想。”黎歌双手抱着头,摸到银针,她又把手放下。

        “师兄,给我一粒吃头疼的药,我头很痛,闷闷的太难受。”

        谢砚拿出一粒药丸递给她:“吃下去就不痛了,有点感染风寒,你这身体经不起折腾,这大雪天的就好好待在家里休养,又不缺钱,这大雪天的在家烤土豆吃不是更好吗?”

        黎歌:“……”

        师兄的人生里好像只有烤土豆。

        “好!师兄,我知道了,谢谢你,你先回去吧,我也要回去了。”

        她不喜欢待在医院里。

        谢砚看向苏沂:“苏沂,你送我回去吧,你的车暖气比较足,我有点怕冷。”

        苏沂点头:“好!”

        谢砚收了针,又给黎歌拿了一瓶药丸,“以后头疼就吃这个药吧,有很好的缓解作用,对身体也没有副作用。”

        “好的,师兄。”黎歌接过药丸。

        苏沂送,谢砚回去。

        萧靖越给黎歌接了一杯水递给她 。

        黎歌喝了一口水,又吃了一粒药丸。

        想到梦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她难受的靠在萧靖越怀里。

        萧靖越紧紧抱着她:“歌儿,要不在医院里,随时方便就医。”

        “不用,回去吧。”黎歌吃了药,舒服了很多。

        “走吧,回去,梦梦见不到我们,会很担心,我就是头疼,吃药后就没事了。”

        师兄说没事,那她就真的没事。

        可能是最近治疗,加上今天出门被冷风吹到,头才会痛,才会晕倒。

        萧靖越带着她回家,云青霄已经把梦梦送回家了。

        现在云青霄住的地方离清苑很近,他回来也方便。

        云青霄看到夫妻二人回来,看着黎歌脸色依旧不好,他问道:“歌儿,你好些了吗?”

        黎歌看着他颔首:“我好些了,谢谢你帮我照顾梦梦。”

        云青霄看着躺在沙发上玩耍的梦梦,他笑了笑:“我已经喂过梦梦晚餐了,她很乖,自己玩。”

        这么乖的孩子,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他那儿子也特别捣乱。

        北北每天都很头疼,还好丈母娘过来和她一起带孩子,他才能放心的出去工作。

        萧靖越扶着黎歌坐在沙发上,把女儿抱起来,才说:“青霄,回去陪孩子吧,我来照顾梦梦。”

        “嗯!”云青霄拿了东西就回去,他也想老婆孩子。

        梦梦突然说:“云叔叔,你家又有小妹妹了?”

        云青霄脚步一顿,转身看着梦梦,笑着问:“什么小妹妹?”

        “就是又有妹妹了呀。”梦梦听着外边的风雪声,窝在爸爸怀里,从窗户里吹进来的冷风还是让她很冷。

        云青霄惊讶不已,看着小丫头,他这话什么意思?

        如果他没记错,上次梦梦也说秦书朗老婆肚子里的是妹妹。

        所以猫猫说的是那个意思吗?

        他有些激动的看着梦梦。

        “梦梦……”他欲言又止。

        萧靖越笑着说:“云青霄,恭喜你,你要有心心念念的女儿了。”

        lwxs.net      biqudus.com      yueshuba.com      hqshu.com



        biquge111.com      xiaoshuoshu.net      lwxsw.org      5ixs.com



        shoufashu.cc      shumitxt.com      qcxs.net      dushu36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