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7章:你威胁我

        乔司御冰冷刺骨的目光看着她:“我说过,断了,我保你们王家风风光光,可是你欺人太甚,敢找人去动我老婆,你找死!

        ”

        王嘉艺被他身上的戾气吓得说不出话来。

        她瑟瑟发抖

        ,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她真不知道这件事情会被发现。

        她真的舍不得离开他。

        他长得这么帅,又有能力,有权有势,是她们想中的美男子。

        明明他不爱牧晨熙的,可为什么要为了牧晨熙来这样对她。

        她满脸爱意,“司御,你说过的你不爱她的,你只爱我,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她脸上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珍珠,泪眼朦胧的看着眼前绝情的男子。

        她还梦想着和他生儿育女呢?

        她要做帝都最最尊贵的女人。

        “给我闭嘴!”乔司御无比烦躁,看着她哭哭啼啼的模样,更是杀人的冲动都有了。

        “因为你今天做的事情,让我妻子更加讨厌我。”

        “妻子……”

        王嘉艺气笑了,她嘲讽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乔司御,结婚十年你都没有把她当做你的妻子,应该只是把她当做你的保姆吧,因为她所做的一切很适合你的心意。

        她离开了,其他保姆做的事情,不合你心意,就这么回事而已?如果这十年来你真的在意她,又怎么会背着你的妻子和我上床?”

        “你要是真正的爱着你妻子,和其他女人上床应该是一件很恶心的事。”

        “所以我现在见到你就很恶心,特别是看到你哭的样子,我都不知道我之前是不是眼瞎,怎么会看上你这种女人?”

        乔司御嘴特别毒。

        不错,自从牧晨熙从家里搬出去之后,他就打算和外面的两个女人断了。

        他警告过,也给了她们想要得到的一切,结果这两个女人还是闹到了他老婆面前去了。

        乔司御深邃的眼中满是阴阴柔的戾气。

        王嘉艺:“……”他竟然说她恶心?

        “司御……你……”

        “给我闭嘴,今天晚上的事情,我不会放过你,谁敢动她,我要让她后悔出生在这个世界上,今天晚上你们家会破产

        ,明天如果再让我看到你们在这里

        ,就别怪我赶尽杀绝。”

        他眼中的残忍,震撼到了王嘉艺。

        她惊恐地瞪大眼睛,不可置信。

        “不,乔司御,你不能对我这么残忍,只是爱你,我有什么错?”

        他要赶尽杀绝,还要把她们王家赶出龙都

        ,他这样做太绝了。

        她还没有成为最尊贵的女人,就把踢出局。

        她真的很不甘心!

        牧晨熙算什么?

        一个木头女人,不过是运气好而已。

        辉煌的灯光下,男人无情的脸上露出一抹可怕的笑:“王嘉艺,我说过了

        ,我捧着你的时候,你是我手心里的宝,我把你摔地上的时候

        ,你就是个垃圾,明天自行滚蛋,别让我再看到了。”

        乔司御说完,转身就走。

        王嘉艺失控看着他背影怒吼:“乔司御,你就不怕我把你所有的事情都曝光出去吗?你可不要忘了

        ,你能不能继任都长之位

        ……”

        “你在威胁我?”乔司御转身看着她,目里的杀意,恨不得把她千疮百孔。

        王嘉艺语气瞬间就软了:“司御,我不想威胁你,是你要我的命。”

        “那行,你去举报吧,你给我下药的视频,我这里还留着,我当时不过是想看看,你想干什么?既然你想做我的女人,我就让你做我的女人

        ,可是,你好像不太吸引我,我来这里找你的次数很少,还有你有什么野心,我一清二楚。”

        “你爸爸做的违法的事情,我这里有一箩筐的证据,既然你这么急着找死,那今天晚上就给我滚出龙都。”

        “什么?”王嘉艺呆住了。

        他居然有他爸爸违法作乱的证据。

        怎么可能?

        爸爸早上还和她说,他没有什么黑料落在乔司御的手的,她在才敢找人去收拾牧晨熙的。

        牧晨熙都搬走了,乔司御还要跟着住过去。

        她能不嫉妒吗?

        她不怕顾落颜,她最大的对手是牧晨熙那个正妻。

        “哼!”乔司御不厚道的冷笑:“当年

        ,你想爬我的床,而我想要你爸爸的支持,所以才顺理成章的用让件事情发生,要怪只能怪你太嚣张,野心太大。”

        王嘉艺:“……”

        她终于明白了这个男人的绝情。

        “乔司御,你怎么可以这样绝情的对我?”王嘉艺声线无比痛苦。

        “所以

        ,你就可以无情的找四个男人去伤害我老婆,还想要她的命,让她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成全我和你双宿双飞,哪来的自信,我会看上你?”

        乔司御耐心用尽,声音无情如索命鬼:“既然你这么喜欢男人,那我送你四个。”

        王嘉艺瞳孔倏然瞪大。

        也知道这个男人的残忍。

        她快速的摇头认错,她害怕了,她不该威胁他的:“司御,我我知道错了,求求你放过我吧。”

        乔司御转身就走。

        吩咐了外边的特助几句。

        特助微微颔首,

        看了一眼王嘉艺,心里没有丝毫的同情心。

        “啊啊啊……”王嘉艺崩溃的大喊大叫。

        乔司御,你真狠!

        王嘉艺看着乔司御的车离开,站起来就往外跑。

        绝不能让那些人染指她,只要她逃出去,就有机会报仇。

        可是她刚刚拉开门,就被两个保镖挡住了去路。

        王嘉艺愤怒的看着两人:“滚开,你们有什么资格拦我?”

        “王小姐,先生说了,请你享受四个男人之后在走。”

        “你……乔司御真恶毒?”

        “比起恶毒?王小姐不是更恶毒吗?夫人优雅大方,也是你这种小三能染指的吗?”

        王嘉艺震惊,连个保镖都不敢放在眼中吗?

        “你们……”

        “别你们我们了,回去吧,人总是要为自己做的事情付出代价的,你找人去杀我们夫人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这个结果?”

        保镖一脸轻蔑。

        他们夫人温柔大方,对他们这些保镖也特别好,一视同仁。

        这女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要不是先生喜欢,看到这种人,他就很生气。

        王嘉艺绝望的转身回去,想办法逃走。

        乔司御回到牧晨熙的家里,家里一片漆黑,他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