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8章:上门找麻烦

        萧靖越看着她苍白的小脸,五官精致,肌肤细腻,他柔柔一笑:“带你去约会,书朗回来了,让他带梦梦。”

        黎歌转身看着女儿,她已经醒了,在床上挥舞着小手玩,小嘴里咿咿呀呀的,自己玩的很开心。

        她把设计稿收起来,说:“走吧,正好心情不太好。”

        秦苒的事情,对她的情绪有些影响。

        画设计图也不用心,刚才聚精会神画出来的图纸,她也不太满意。

        萧靖越转身给她找了衣服和帽子,然后抱着梦梦下楼去。

        秦书朗走过去,把梦梦抱过来,满脸宠溺。

        “姐姐,你和姐夫安心出去玩,我带梦梦,妈妈和爸爸也很快回来了。”

        黎歌:“嗯!一会给梦梦泡90毫升奶粉,我玩一会就回来。”

        “呵呵……”秦书朗看着梦梦可爱的小脸,语气特别温柔,“姐,你就放心去吧,我知道怎么照顾梦梦。”

        萧靖越叮嘱他:“别晃梦梦,好好抱着就行。”

        秦书朗:“习惯了,我不晃,你们快去。”

        萧靖越牵着黎歌的手离开。

        吸到冷空气,黎歌感觉呼吸顺畅了许多,可是好冷。

        “不知道似月在不在家里?”她问。

        萧靖越看着她,“在,不过她要带孩子,没时间陪你玩,我有很多时间,可以陪你。”

        黎歌:“……”

        他就说不想别人打扰他们约会得了。

        “昨晚聊天,似月说我哥出国了。”

        “嗯!有白旭的消息了,我的人和大哥的人合作,这次一定要把他抓住,是他给我们下的毒。”

        每次想起这件事情来,他都是满腔怒火。

        黎歌美眸为凛,“白旭是我师父弟弟的徒弟,是师叔人生中的污点,这人真的是太恶毒,抓到他,最好能找到证据把他绳之以法,省得他在祸害其他人。”

        萧靖越看着她生气,动作轻柔的抚摸着她的脸蛋,“老婆,别生气,这次我不会让他好过的一定会让她把牢底坐穿。”

        “嗯!”黎歌没多说。

        “在这等我,我去开车。”

        萧靖越去车库开车,迎面却走过来几个人。

        她一看,都很陌生。

        来的人是秦墨恒,秦聿怀和她母亲,林珊。

        林珊因为女儿病了,才赶过来的,她一直想来找黎歌算账,可是被秦墨恒拉着,不让她来。

        怕得罪萧靖越,现在秦家在风口上,但女儿被萧靖越丢进大牢,她再也坐不住了。

        三人看到黎歌,都很愤怒。

        “黎歌,你还是人吗?把你堂姐关进大牢,你知不知道,你堂姐还生着病呢。”林珊上来就骂。

        几步冲到黎歌面前,扬起手就要打黎歌。

        黎歌眼疾手快的握紧她的手,用力往后推。

        “啊!”林珊跌倒了秦聿怀的怀里。

        含恨的瞪着黎歌。

        秦聿怀怒吼:“黎歌,你放肆,这是你大伯母,你也敢推?”

        黎歌看着他问:“什么大伯母,我怎么不知道,爸爸告诉我,他们已经和秦家断绝关系了,所以我哪来的大伯母?”

        秦聿怀微愣,旋即不可置信的说:“这怎么可能?爷爷奶奶怎么可能让你们脱离全家,我们家是一个大家族,你们这样做,就是致至亲于不顾,连自己的堂姐都送进大牢,你简直是太恶毒了。”

        “恶毒?”黎歌冷笑,目光很沉:“这两个字还给你们,你妹妹是怎么被关到大牢里去的?你这个做哥哥的应该很清楚,她今天跑到我这里来做了什么?难道警察那边没有给你们看证据?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教育她的,居然跑过来抢自己妹妹的丈夫,还说一箩筐恶心的话。”

        秦聿怀无语,这黎歌,不管是失忆前还是失忆后,这张嘴都是这么厉害。

        “滚!你们秦家我们家从来不稀罕。”黎歌觑着三人,语气决绝。

        闻言,三人脸色都变了。

        秦墨恒一直担心两个弟弟会回家和他争夺财产,可直到了今天他才明白,这两个弟弟压根就看不上他们秦家的财产。

        “黎歌,再怎么说小冉都是你姐姐,她现在还生着病,把她送进大牢,对她太残忍了。”

        “她自作自受关我什么事?”黎歌笑着反问。

        残忍,正常人的事情她都做得出来。

        一家三口被噎的说不出话来。

        今天秦苒像疯了一样来找黎歌,她们也没有拦住。

        秦墨恒气的咬牙切齿,这几天,都长在查秦家,他一直很害怕,不知道他们手里有多少证据。

        他销毁证据的速度远远没有都长查的速度快,他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随即,语气软了几分:“歌儿,我再怎么说也是你大伯呀,就给大伯个面子,把你姐姐放了吧,你想要什么补偿都可以,我可以保证你姐姐再也不出现在你面前。”

        现在的局势让他明白一件事情。

        得罪谁也不要得罪萧靖越。

        不然真的是死路一条。

        “给你们个面子?你是觉得我失忆了,好忽悠是不是?你们曾经对我做过什么还有我失忆这件事情,你敢保证和你没关系吗?”

        黎歌上前一步,挺直背,目光清冷,“秦董事长,有些事情做了是要付出代价的。”

        秦墨恒心底震撼,看着她清澈的眼睛,带着一股奇怪的魔力,大冷的天,让他后背渗出汗来。

        “歌儿,谁这样跟你说的,你失忆的事情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再怎么恶毒,也不可能对自己的亲人下毒手,黎歌,你千万不能中了别人的挑拨离间之计。”

        他嘴上说的轻松自如,可心早已经在颤抖。

        难怪都长会突然下令查秦家,原因在这里。

        萧靖越只怕查到那天晚上白旭下毒的事情和他有关系,已经查到了他身上,找不到证据,但也不影响他整垮秦家。

        该死的,现在要怎么办?

        之前他津津乐道的陷害黎歌,之前有多开心,现在就有多恐惧。“歌儿,你失忆这件事情真的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他眯着眼眸说。

        不知道萧靖越知道了多少,他好不容易组织起来的财团,短短四个月的时间,就被萧靖越瓦解。

        如今,谁也不敢帮助他。

        突然,冰冷低沉的声音传来:“秦董,你敢保证和你没关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