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2章:裴樱摔他怀里

        萧靖越疑惑:“谁?”

        黎歌小脸上表示出了自己不开心,作为女人,她能感觉到裴樱对萧靖越有爱情:“裴樱。”

        “她来这里干什么?我过去看看。”

        萧靖越这次听话的拿起一旁的伞出门。

        会客室里。

        裴樱看到身姿卓越的萧靖越,她快速站起来。

        男人把伞放在门口,每个动作都很优雅。

        在过去的几年里,她曾经幻想无数次知自己和萧靖越在一起的场景。

        现在才明白一切只是自己的幻想,她不可能是他的新娘。

        可是她真的好不甘心啊。

        这么多女人,他怎么就娶了黎歌呢?

        越是这样想,负面情绪越重。

        越是不甘心,越是想见到他。

        他知道他这个年纪应该选择冷静,毕竟他有了自己的爱人,他不该再打扰他的生活,可是每当夜晚来临的时候,这个男人都会毫无预兆的出现在她脑海里。

        躺在床上的时候,想到他和黎歌躺在一起,她的心就像被利刃穿过,疼得撕心裂肺 。

        “靖越,你回来了。”声音温柔动人。

        萧靖越淡漠的瞥了一眼她:“嗯!找我有事吗?”

        公式化的声音,让裴樱差点失态,到嘴边的话快速的咽了回去。

        “对呀,这是我们和国外的一个项目,和律师团研究了很久,还是没有确定下来,我亲自送过来给你看看。”

        喉咙酸涩,泪意往上涌。

        她克制住情绪,把手中的资递给萧靖越看。

        萧靖越对裴樱无感,他接过资料后,就认真看。

        看了一会,他凝眉说:“预算比对方高,对方还咄咄逼人不愿意合作?”

        他之前的合作,可没有这样便宜过对方。

        裴樱解释说:“靖越,这是对方提的要求,冬天你也知道运输成本很高,所以我们给出的预算就比当时高了一倍。”

        萧靖越就没有在计较,继续往下看,除了刚才那件事情,并没有什么。

        他看完之后,签了字,“可以,你回去吧。”

        裴樱苦涩的点了点头,他就一个也不愿意和她多待吗?

        “好的。”她低头拿起资料,起身的时候。

        “啊……”她突然惊叫一声 。

        她带着清香的头发被萧靖越大衣扣子缠住了。

        萧靖越这个时候很清醒,为了保持距离,往一旁让开。

        这下彻底的让裴樱头皮疼的发麻。

        整个人朝着萧靖越怀里倒去。

        与此同时,门被人推开。

        黎歌手中端着两杯茶水,看到抱在一起的两人,“砰……”

        她手中的茶水落在地上,茶杯摔碎,瓷片飞了一地。

        裴樱看到黎歌进来,心中则是一喜,让黎歌误会更好!

        萧靖越看到黎歌苍白的小脸,大惊失色。

        “老婆……”

        黎歌狠狠瞪了他一眼,“萧靖越,注意点形象不行吗?这是在我家,你们两个也能做出这种事情来,给我滚出去,别脏了我的地盘。”

        黎歌转身就走,眸中失望至极。

        果然,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外边大雪纷飞。

        会客室的温度也降到了极点。

        “滚开。”萧靖越声线震怒。

        裴樱心中一寒,快速站起来。

        这次头发又没有挽住,直接被萧靖越刚才那一带,那几丝头发已经被扯断了。

        萧靖越没有看裴樱一眼,朝着外边追去。

        裴樱满眼痛苦的看着男人的背影,她心痛到了极点。

        萧靖越那样的性格,爱上了就是一辈子的事情。

        正因为看清楚这一点,她才受不住诱惑,无数次的想靠近他。

        即使知三当三,她也愿意,他的诱惑力,超越了她生命中的一切。

        裴樱失魂落魄的离开,对于刚才的那件事情,她也不想找黎歌解释。

        同为女人,黎歌应该知道她的心思。

        黎歌看在那像个傻子一样的表情,让她很受用,她离开后,她们两人也不会好过,两人之间的关系也会变得很糟糕,这不就是她想要的吗?

        萧靖越追到楼上,看到黎歌躺在床上,哄女儿睡觉。

        萧靖越走过去,想了想,他转身去衣帽间,换了一身衣服。

        他放轻脚步,走到床边坐下。

        黎歌知道他来了,没有看他。

        而是轻轻拍着女儿的背,让她入睡。

        萧靖越坐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母女二人,眸子里盈满了温柔。

        等着女儿睡着之后,黎歌才轻轻爬起来。

        萧靖越直接把她公主抱,然后去了隔壁书房。

        黎歌惊讶又紧张的看着他,没说话。

        萧靖越看着她小野猫般张牙舞爪的模样,就觉得很可爱。

        “萧靖越,你放我下来。”

        萧靖越眸光却越发深邃,低吼:“别动。”

        黎歌红唇微张,就没动,两人离得很近,她能感受到他身体的变化。

        萧靖越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又禁欲半年多了,一碰到女人就饥不择食了。

        黎歌突然防备的看着他。

        萧靖越看到她防备的眼神,突然一愣,他无奈一笑,“歌儿,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黎歌气呼呼的说:“饥不择食的魔鬼。”

        他刚才抱着裴樱的样子,让她很愤怒。

        萧靖越嘴角的弧度慢慢勾起:“是吗?那要不让现在你体验一下。”

        “你敢。”黎歌一双软软的小手撑着他的胸口。

        她这点力度和防备,他压根就没放在心里。

        他想要她,她根本没有办法防备得了,但他更希望是两情相悦之下在一起,那样才能体会到极致的快乐。

        若是以前的萧靖越,可能不会顾及她的感受,想要就要了她,她是他老婆,他想怎么样都可以。

        但现在的他,明白了一件事,爱她,就要给他足够的尊重。

        他一直在忍着,只是不知道还能再忍多久。

        师兄每天都过来给她针灸,可是她还是一点都没有记起来。

        萧靖越很无奈,不知道她要什么时候才能记起来。

        没有她,他的世界里一片荒芜。

        “歌儿 ,你相信我吗?”他把她放在他睡的床上,拥着她躺下。

        黎歌喜欢他的怀抱,也忘记了挣扎。

        想到刚才的那一幕,她的心疼的清清楚楚。

        黎歌眼神落寞,回来这么久,她了解到他的身份,他几乎是世界首富了,以他的身份地位,很多女人挤破头的想爬上他的床。

        “萧靖越,你喜欢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