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2章顾北也不见了

        萧靖越很生气,怎么一个两个的阻止他靠近他老婆?

        秦聿风怒道:“别用你碰过别人的女人的手碰我妹妹。”

        一个护姐,一个护妹。

        都把黎歌当成了手心里的宝。

        兄弟二人满脸防备的看着萧靖越。

        萧靖越凝眉,他碰了秦苒?

        心底一阵恶心反胃 ,对了,他在被子上,头沁在秦苒的脖子里的画面……

        萧靖越:“呕……”

        黎歌几人:“……”

        他用力擦了一下自己的唇,身体里那蠢蠢欲动的欲!望,让他很难受。

        他静静的闭上眼睛,压下心底的怒火。

        他现在需要冷静,他想吐。

        秦苒知道自己被嫌弃了,她此刻恨不得原地逝去。

        被子里沉闷的窒息感,让她没有办法呼吸。

        她那么喜欢萧靖越,他却嫌弃她,甚至到了要吐的地步。

        “歌儿,陪我去隔壁的房间,我在隔壁也有房间。”萧靖越拉着黎歌就走。

        把烂摊子丢给秦书朗和秦聿风收拾。

        秦书朗很无奈,看着把自己包成粽子的秦苒。

        他怒道:“给你三分钟,自己滚出来,然后自己去找媒体,说你勾引别人老公,不然就别怪我对秦家下手。”

        秦书朗愤怒的说完,就看到秦墨恒和秦聿怀走进来。

        父子二人来势汹汹!

        秦墨恒看着秦书朗嚣张的样子,很气愤,他们上来的时候已经把大屏幕关了,现在他也不怕说几句难听话。

        “秦书朗,你刚才说什么?你要对付秦家?”

        秦书朗也不怕他,对这个大伯,从来没有什么好感,更谈不上有感情。

        为了利益,这个人什么都干得出来。

        “不错,她一次又一次的算计我姐姐,你们是当我们家好欺负吗?”秦书朗嚣张的气焰堪比一米八。

        “对!我就是当你们两家好欺负,你们的爸爸如果不回秦家,大家都能相安无事 ,如果要回去了,大家都过得不舒服。”

        秦墨恒也怒了,他今天已经够丢脸的了。

        这些儿女们一个个都不省心。

        秦聿风凝眉,看着大伯阴冷的眼神,什么都没说,拉着秦书朗出去。

        “秦聿风,我告诉你 ,我会停止你名下的分红,这是爷爷的命令。”秦聿怀嚣张的说。

        秦聿风转身,看着他:“那点分红我也不稀罕,不过大伯,既然撕破脸皮了,那我也就不用藏着掖着了,别让我查到我爸爸的事情和你有关。”

        秦聿风眼神很冷的看了一眼秦墨恒,拉着秦书朗出去。

        秦墨恒脸色很冷沉,看来,聿风已经怀疑他了。

        他低头,看着被子里的女儿,气得全身发抖。

        “臭丫头,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萧靖越就是个混蛋,不会喜欢你的,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呢?看看你今天晚上闹出的丑事,以后谁还愿意娶你?”

        秦聿怀也愤怒的吼:“直播已经关了,先把衣服穿上,我们在外面等你。”

        秦苒躲在被子里哭得稀里哗啦的。

        听到房门被关上,她才缓缓露出头来。

        一张脸,早已经狼狈不堪。

        她哭的眼睛红肿,呆呆的看着不远处的大床。

        刚才的事情居然是一场现场直播。

        她,活不下去了。

        她没脸活了 。

        ……

        另外一个房间里。

        萧靖越小心翼翼拥着黎歌解决了一次后,身体里的躁动终于没有了。

        他无力的躺在黎歌身边,黎歌有些累,呼吸见深。

        萧靖越按照她说的,事后把药吃了。

        他吃了药之后,才掀开被子,要躺下,突然想到黎歌还没有吃东西。

        他又坐起来,去浴室洗了冷水澡。

        裹着浴袍出来,他坐在沙发上。

        然后才打电话给苏沂,让他准备吃的送上来。

        苏沂说:“爷,秦苒要跳楼。”

        萧靖越:“死了吗?”

        苏沂:“……”

        “爷,还没跳。”

        “死了再跟我说,去皇家一号准备吃的过来。 ”

        苏沂:“好的,爷。还有 ,顾北不见了,云青霄和顾家的人都快找疯了。”

        萧靖越凝眉,今晚到底是怎么回事?

        “加派人手去查,今天晚上的事情没那么简单?秦苒顶替了另外一个人进了房间,还有,明天早上替我约一下都长。”

        “好的,爷。”

        萧靖越挂了电话,就把手机调成静音,然后上床陪着黎歌休息。

        ……

        云青霄把酒店翻了一遍,都没有找到顾北,也没有找到白鹿 。

        他查了酒店的监控,顾北的确是被人绑走了,对方朝着她的脸上喷了白雾,顾北来不及躲避,就被一个黑衣男子带走了。

        顾北用最后的意识把纽扣摘下来一颗,丢在地上。

        给他们留下了线。

        然,云青霄找遍了整个酒店,都没有找到顾北。

        他查了所有的监控,顾北还在这里,没有被带走。

        他出动了所有的保镖,足足找了四十分钟都没有找顾北。

        “妈的。”云青霄第一次气的爆粗口。

        顾家两兄弟也很着急,就一两分钟的事情,他们就把妹妹给弄丢了。

        兄弟二人着急的抓狂!

        “怎么办?已经过去四十分钟了,警察也到处找人,人没有找到,秦家大小姐在楼上,听说闹着要跳楼,也不知道跳了没有?”顾轻舟急的发狂。

        整个酒店都找过了,就是没有小雅的身影。

        云青霄沉着的站在原地,高大挺阔的背影被灯光拉的老长,身上散发着一股凌厉的气息。

        顾轻扬看着他,没说话 。

        “地下室,停车场下面还有一个地下室。”云青霄想了想,他快速的看着顾家兄弟二人。

        “快,我们下去看看。”他在手机了找出了酒店的建筑结构。

        三人朝着地下室的方向跑。

        地下室里,顾北被绑在柱子上,垂着头,一动不动的坐在地上。

        入围一片漆黑,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潮湿的霉味。

        不远处坐着两个男子,背对着顾北。

        两人时不时的看向身后的顾北。

        “老三,老大怎么还没有来?现在外面全部是警察,要是被发现我们就完蛋了。”

        “我怎么知道?我这也心急着呢,我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就是没人接,上面有宴会, 咱们再等等吧?”

        “不是我不想等,而是和老大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了,他要是再不来,我们都要完蛋。”

        老三很害怕。

        干这种事情,外面全部是警察,他哪里还坐得住呀。

        此时,昏迷的顾北缓缓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