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6章:拜你所赐

        是白鹿!

        男人穿着黑色的西装,裁剪修身又气质卓越。

        含笑的俊颜上,看不出其他情绪。

        黎歌注意他走路的姿势,很慢。

        黎歌凝眉,云青霄下手太轻了,这才一个月,白鹿就可以走路了。

        顾北和白思雨不认识他,可是萧靖越认识,这男人是白鹿。

        “先生有事吗?”黎歌淡漠的问。

        白鹿笑看着黎歌,这三个女人,一个比一个美。

        但他更喜欢顾北的冷酷和冰美。

        让他有一种想要征服她的欲望。

        白鹿目光暗自瞥过顾北,这身材也比莫笛好多了。

        白鹿善于交际,脸皮厚,他笑意儒雅:“遇到三位小姐是一种缘分,我请你们喝茶吧

        黎歌笑了笑说:“坐

        白鹿目光倏然一亮,他坐在顾北身边。

        顾北闻到他身上的烟味,微微蹙眉。

        黎歌也闻到了,她有些恶心想吐。

        白鹿烟瘾极大,他身边的人都抽烟,身上有一股淡淡的烟味。

        偏偏黎歌顾北和白思雨都不喜欢烟味。

        “先生很眼熟,我似乎在那见过?”黎歌正愁没有突破口,白鹿主动搭讪,反而给了她机会。

        顾轻语这段时间一直都很安静,什么事情都没有做。

        “我也觉得你很眼熟,原来是萧夫人,应该是上次宴会的时候见过,我是白鹿

        白鹿是认识黎歌的,毕竟黎歌上过很多次新闻。

        黎歌看向他,声线不疾不徐:“原来是白总,白总真是一表人才

        “萧夫人过奖了,这里的龙井很不错,我请三位吧

        黎歌正想说话,身后传来不冷不热的声音:“白总,不用了,下次吧

        云青霄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白鹿脸色变了变,他故意挨着顾北站起来,手指轻轻划过顾北的手臂,顾北穿着无袖连衣裙,那微微炙热的触感,让顾北身体微僵,满脸厌恶。

        云青霄也看到了白鹿的动作,作为男人,他知道白鹿的意思,在挑衅他。

        白鹿笑看着云青霄:“云总,我们又见面了,我这腿,拜你所赐,我在医院里躺了一个月

        顾北微微一愣,白鹿的腿,是云青霄打的?

        云青霄眼神微沉,语气不疾不徐:“白总,做错了事情,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白鹿脸色倏然一沉,他不知道云青霄是怎么查到的。

        “云总,没有证据的事情,可不要冤枉别人,你说是我做的,那就把证据拿出来,这件事情我会向法院起诉的

        云青霄淡漠道:“请自便!”

        白鹿生气的离开。

        云青霄已经走了,怎么又回来了?

        云青霄也是接到保镖的电话,白鹿出现了,他不放心,才回来的。

        云青霄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萧靖越想喝这里的龙井,我回来买一点

        黎歌目光闪了闪,睨着他。

        两人眼神交汇,黎歌微微抿唇,我信你个鬼!

        云青霄叮嘱了顾北几句才离开。

        顾北想到刚才的事情,问道:“你们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黎歌和白思雨摇头。

        但两人心中有数了。

        黎歌说:“别多想,这是他们生意场上的事情,好好把你的伤养好,不出意外的话,今年年底你们就结婚吧,看着你们结婚生子,过上幸福的生活,就是我最大的梦想

        顾北和白思雨笑了笑。

        顾北说:“姐,我今年可以满足你这个愿望,我腿好以后就可以结婚了

        黎歌看着她们两人说:“可以先婚后爱,先把结婚证领了,住在一起名正言顺

        白思雨和顾北都点了点头。

        “喂喂喂,黎歌,你也不要把这两个单纯的女孩子带坏了,你自己先婚后爱就算了,还要拖着你两个妹妹跟着你一起先婚后爱吗?”

        陆逸琛嘲讽的声音传来。

        暗紫色的衬衣,黑色的裤子,略显暗沉的颜色穿在他身上,却越发的显得他整个人露出一股不羁的气息。

        黎歌:“……”

        为什么每次都被他听到?

        “陆逸琛,话可不能这么说,那是因为她们是相爱的关系,我才这样说的,我难道会把两个妹妹推入火坑吗?”

        黎歌瞥着他。

        陆逸琛在他身边坐下,手中端着一盘水果。

        有车厘子,有杨梅,有苹果,有梨,都是削好皮的。

        “哼!带着你两个妹妹嫁给你老公的两个朋友,你这真的是肥水不流外人田陆逸琛冷笑着揶揄她。

        他想想就很生气。

        萧靖越身边的人很香吗?

        他这几个朋友都被他身边的朋友拐走了。

        黎歌:“……”

        得,她永远说不过他,他最有理。

        黎歌拿杨梅吃,对,吃水果他不香吗?

        陆逸琛嫌弃的看着她问:“洗手了吗?自己什么身体不知道吗?拉肚子怎么办?”

        黎歌:“……”

        那语气不太好,但透着浓浓的关心。

        她看着自己白皙细嫩的手:“害!我哪有那么娇贵呀,我们家梦梦也很乖的

        陆逸琛又嫌弃上了,“这名字一听就是萧靖越取的

        黎歌笑着颔首:“说了你别不相信,因为梦梦,萧靖越才找到了我,说起来,我要去看看婆婆,但婆婆说,她最近生意很好,不想来城里

        “云都里很漂亮,要是我,我也不愿意来这城市里,在那片花海中看日落,看日出,应该都很舒服陆逸琛吃了一颗车厘子,又甜又脆。

        黎歌也觉得那里很美。

        “以后有机会我们去那边小住一段时间她也喜欢那里。

        陆逸琛说:“你们快点把水果吃了,我请你们去吃午餐

        三个女人慢悠悠的吃水果。

        白思雨看着陆逸琛问:“逸琛,这个月你跑哪里去了,都不见你

        陆逸琛目光闪了闪:“当然是回家了,你们以为这是普通的水果吗?这是我空运过来的

        黎歌目光倏然一亮,“难怪这杨梅又甜又新鲜黎歌。逸琛,你有没有多带点回来,我最近特别想吃杨梅

        陆逸琛瞥了一眼她的肚子,没好气的说:“杨梅虽然开胃,但吃多了也热,每天最多只能吃十颗,所以我没有多带,就知道你贪嘴

        黎歌:“……”

        她皱了皱鼻子,这陆逸琛就是这么讨人厌。

        非常讨厌!

        黎歌一听这话,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低头去数杨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