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3章:她最讨厌你

        乔欢听到爸爸的声音,委屈的跑过去,靠在她怀里,她快哭着说:“爸爸,我失败了,我败给了黎歌!”

        乔赫轻轻拍打着她的背,声音慈爱的安慰她:“欢欢,胜败乃兵家常事,一次的失败并不代表永恒的失败,你怎么能这么想呢?一点气都沉不住

        乔欢擦了擦眼泪,眸底泛着浓浓的寒光:“这次比赛,我被黎歌骗了,她是,却弄虚作假,让我轻敌了

        乔赫看着女儿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他很生气。

        失败了就是失败了,哪有什么理由!

        这和弄虚作假没有关系。

        乔欢这是自己接受不了失败!

        也不怪她,这些年,她一直没有失败过,永远都是顶着光环往前走的。

        “你还在这里抱着侥幸心理吗?不管是在哪里永远不能轻轻敌,不管她是谁,都不能看低她

        “越是有能力的人越是低调,黎歌早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她从来不会在公共场合暴露她自己是谁。

        大家对她的身世有偏见,对她这个人也充满了偏见,根本不会从深处想她和那些天才有什么关联,都是要到了被打脸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她这个人有多优秀

        “所以,欢欢,一时的失败没什么,你还有很多机会超过她,赢过她,只要你肯努力,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

        乔欢被爸爸这么一安慰,心情好受了很多。

        总有一天,她会超越黎歌的。

        “我弟弟呢?有请律师过去吗?”乔欢依旧很担心弟弟,这个家,少言寡语的弟弟是她们家的顶梁柱。

        乔赫心情沉重的坐在沙发上,气的全身颤抖:“你弟弟想改过自新,他不要律师,他承认了自己的罪行,但他认罪态度好,黎歌也没什么事情

        “而且他的药也并不是毒药,解药更是很多纯天然的药材,他被判了一年六个月,我去见过他了,他不允许我救他,我只能遵守你弟弟的意思

        “一年半很快就过去了,他自己想待在里面,我们也拿他没办法

        看着儿子那颓然的模样,悔恨的眼神,他更心疼。

        乔欢很愤怒,声线带着一股子杀意,“他是傻子吗?这样一来他就有了案底,他以后可怎么办?”

        “唉!路是他自己选的,我又能怎么办呢?”乔赫也很震惊,儿子会痴迷于黎歌。

        为了黎歌,自己去了监狱。

        本来是要判三年的,黎歌这边,没和他计较,他已经很感激了。

        如今想想沐阳的下场,他很庆幸自己能全身而退。

        “欢欢,放弃萧靖越吧,他不会和黎歌离婚娶你的,你看看沐忆的下场,在看看过往那些想破坏他们夫妻二人感情的女人的下场,有哪个是有好下场的,爸爸不希望你落到那种地步

        他今天过来,是因为小维叮嘱他的,让他过来劝劝他姐姐,她不是萧靖越和黎歌的对手,让她姐姐放手。

        乔欢怎么可能放手,她不可能放手?

        萧靖越那个男人,越来越让她放不开了。

        “爸,我不会放手的乔欢阴冷一笑,想到他对黎歌的温柔,她就知道自己得不到这个男人不死不休。

        乔赫微微凝眉,他看到女儿眼中的杀意。

        “欢欢,这天下有能力的男子,比萧靖越优秀的男人多得是。

        就像我们那边,出类拔萃,才华横溢,德才兼备的男人,数不胜数,一个冷冰冰的萧靖越,你何必一颗心挂在他身上呢

        乔赫苦劝道。

        乔欢苦笑着说:“爸,你不懂感情,不懂我现在的心情,萧靖越是我上大学的时候就爱上的男人了,他虽然看着冷冰冰的,对犯错的人也是冷酷无情,但对他在意的人,给予无尽的温柔,爸,我想做那个被他温柔以待的人

        乔赫看着女儿依旧执着于萧靖越,脸色越来越差。

        唉!

        “欢欢,你这样自欺欺人,只会让你越来越痛苦,药不治假病,酒不解真愁呀!”

        乔欢低着头不说话,不管爸爸来的来目的是什么,她都不会放弃。

        沐忆有今天的下场,是她自己蠢,而她有自己的办法。

        爸爸的实验室里,有他需要的药材,只要让萧靖越吃下去,萧靖越就是她的了。

        “爸,你走吧,我想自己待会

        乔赫无奈,只能离开,离开之前,他找人过来,把地上的碎片打扫干净,他才放心的离开。

        ……

        秦聿风终于有机会和小四宝单独见面了。

        他带着小四宝出去吃好吃的,两人坐在一家奶茶店里,秦聿风给小四宝点了一个双奶皮。

        他坐在小四宝对面,看着小四宝英俊的小脸,真是越长越像萧靖越,就嘴和下巴像歌儿。

        他笑着问:“小四,你经常和似月妈咪聊天吗?刚出门的时候,你们两个好像刚通过电话

        小四宝一边吃一边点头,“是呀,似月妈咪很疼我,经常给我打电话,思阳妈咪的情况越来越好,我听说,她的手指已经会动了,醒来的可能性很大

        秦聿风目光闪了闪,继续问:“那天我听你说,你似月妈咪说梦见花会生女孩,她为什么和你聊这些呀?”

        说到这里,小四宝很惊讶的看着他:“舅舅,我和你说过这样的话吗?这是我和四月妈咪之间的秘密,我怎么可能说给你听?”

        小四宝压根不知道,是自己把自己给卖了。

        秦聿风:“……”他也是听歌儿说的。

        “就是你睡着的时候不小心梦呓了,我听到了秦聿风找了一个靠得住的理由。

        小四宝赶紧蒙住自己的嘴,他有这样的习惯,“舅舅,你别说了,那没什么,似月妈咪说,特别不能让你知道,她讨厌你,让她很难受

        秦聿风心底溢出一抹怒火,特别是不想让他知道,还特别讨厌他,那就是和他有关系。

        秦聿风不想在等了,一定要让那渣女自己滚回来。

        秦聿风笑吟吟的看向小四宝:“小四宝,那你能给我一个你似月妈咪的电话

        柳似月把他的手机号码拉黑了,去那边又换了手机号码,压根联系不上。

        小四宝摇头说:“似月妈咪说了,绝不能把电话号码告诉你

        秦聿风:“……”

        他气急了,好呀,死女人,你最好永远别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