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0章:是沐阳做的

        黎歌开车到了司机住的老破小小区,司机住在四楼,此时灯还在亮着。

        黎歌目光闪了闪,给宋司深发了一条消息,让他带着警察过来。

        敢伤害她的救命恩人,她会让这个男人死在大牢里。

        她阴沉着脸,拉开车门,下车,然后戴上鸭舌帽走进去。

        到了四楼401,她敲了敲门。

        门很快被打开,黎歌手中的瓶盖轻轻打开,一股淡淡的清香弥漫在空气中。

        胡平聪深夜看到一个美人,有些惊讶,“这位小姐,你找谁?”

        他浑浊眼神里充满了防备。

        黎歌笑了笑说:“胡哥,我找你

        胡平聪惊讶的看着她,“你认识我,你找我干什么?”

        “是上面让我来找你的黎歌声音低沉。记住网址

        “哦!进来说男人没有疑惑,让开让黎歌进去。

        黎歌手中的瓶子被她放到包里。

        随着她的一行一动中,房间里依然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清香。

        房间里很乱,到处都是垃圾,茶几上是啤酒罐还有烟头,还有没有来得及收拾的快餐盒子。

        弥漫着一口不太舒服的味道,黎歌有些难受地拧眉。

        “哟,这谁呀?”房间里突然走出来一个穿着暴露的女人,双手环胸,靠在门上。

        男人说:“你先回去吧

        “切,真是扫兴,有了美女就不要我了

        女子嫉妒又愤怒的看了一眼黎歌。

        黎歌是经过化妆的,她这张脸此时看起来特别妖艳。

        女人提起自己的包包就离开。

        “坐!”男人指了指对面的沙发说。

        “嗯!”黎歌淡漠的坐下。

        “上面说,你今天做的很好黎歌目光冷淡的看着他。

        男人一听这话,笑意越发的扩大,“当然,我又不是第一次做这件事情,上次萧靖越的事情,我依然做得很好,而且我也没有伤到小姐,就让她受了点皮外伤,就让萧靖越对小姐死心塌地的,不过这次又是什么任务?又是苦肉计吗?”

        苦肉计?

        她终于明白,沐忆替萧靖越挡了一刀,却只受了一点轻伤了。

        原来是他们的苦肉计。

        用的可真好。

        黎歌问:“陆逸琛现在在哪?”

        司机挑眉看着她说:“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负责完成任务

        “嗯!下一步,我们的目标是黎歌黎歌知道,他肯定知道这个计划。

        “不是,我之前为什么没有见过里?”男人有些疑惑的问。

        他住在这里,也没谁知道呀。

        “哼!我是董事长放在暗中的人,董事长身边有很多人你不是都没见过吗?如果你不相信,质疑董事长的决定,那么,你就打个电话问一下董事长吧

        胡平聪眸光倏然变冷,“哼!让我打电话问他,我还真不敢,下一步计划的确是黎歌,但具体要怎么做,我还没有接到任务

        黎歌:“嗯!我就是来告诉你任务的,抓到她,交给小姐处置,小姐现在很得萧靖越宠爱,黎歌如果再回去,对我们的计划很不利

        胡平聪:“嗯!我知道了

        黎歌:“那我先走了

        黎歌说完,冷漠的站起来离开。

        “等等!”胡平聪多了一个心眼,“你是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的?”

        黎歌转身看着他,凉薄一笑:“就这种破烂的地方,查一下不就知道了吗?”

        胡平聪若有所思的看着她,如果真的是这么简单的任务,给他打个电话就可以了,为什么要亲自上门来告诉她。

        “你,不是我们的人,你到底是谁?”胡平聪猛地站起来,从沙发上拿出一把匕首,指责黎歌的胸口。

        黎歌冷漠一笑,邪恶的笑看着男人:“抱歉,你发现的太迟了,为了亲自把你抓到,我牺牲了睡美容觉的时间

        男人:“……”

        “你……”男人也不废话,握着手中的匕首冲向黎歌。

        黎歌眼神一怒,看着他冲过来,大长腿猛的踢出去,一脚踢在男人的肚子上。

        “唔……”男人身宽体胖,动作上就慢了许多。

        他弯着腰抱着肚子,疼得倒抽凉气。

        黎歌很久没有活动筋骨了,这一脚蓄满的力量。

        “疼吗?”黎歌邪恶的笑着问。

        男人脸色阴沉沉的看着她,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栽到一个女人手中。

        “你到底是谁?”这张脸上的妆很浓,看不出本来的样子,但看轮廓,很美!

        黎歌淡漠的看着他:“我是谁你就不用知道了,你只要知道,很快你就可以去大牢里赎罪了

        “陆逸琛有什么罪,你们为什么要撞他?”黎歌愤怒的怒吼过去。

        男人疼痛缓解了一些,看着黎歌冷笑,“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和黎歌有牵扯,黎歌就是个倒霉体,只要和她在一起的人都会受到伤害

        “哈哈……”男人激动的大笑起来。

        “萧靖越夺走了我的公司,我本来是住着豪宅的人,生意失败之后,我就住在这种老小区,每天过得像只老鼠一样,见不得光

        “但我终究是太渺小,生意场上,萧靖越没有做错,可他不该动我的蛋糕,让我一无所有,他在意的人,我都会把他弄死

        黎歌:“……”这里面还有这些弯弯道道。

        她还真不知道!

        “所以,你就成了沐阳的狗了?”黎歌嘲讽的看着他。

        “至少他能给我很多钱,狗又怎么样,只要活得好,谁还管其他的男人愤怒的看着她。

        他这个年纪还破产,就意味着这一辈子都爬不起来了。

        他已经别无选择了,只能选择最快的方法,让自己活得像个人一样。

        “呵呵……”黎歌笑声嘲讽,“自己没本事,却怪别人动了你的蛋糕,蛋糕丢了之后,还要去报复别人,你这种人,死不足惜!”

        “你……”

        黎歌的话,说到了男人心坎里去了。

        要不是他野心大,也不会被萧靖越吞了公司。

        黎歌走过去,男人害怕的后退,一双惊恐的眼睛防备的看着她。

        这一脚,足以让他记住黎歌一辈子。

        黎歌拿起他茶几上的手机,点开,以最快的速度把他手机里的资料传到她手机上。

        而男人在一旁看着,不敢动。

        黎歌资料传完,就听到楼梯口冲来砸乱的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