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谁买的热搜

        老爷子一愣,有些意外,怎么又问起黎歌的事情了?

        “是方先生告诉我的,他说黎歌的八字和你的八字是良配,为了这事情,我还专门去试探了黎歌,我假装在路上摔倒,她把我扶起来了,我在饭店吃饭,故意装作没钱付钱,她也帮我付了,不过我当时不是这样的,打扮是变成了别人去的

        萧靖越~云青霄:“…”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萧靖越又问:“除了这些事呢,她的过去您了解多少?”

        老爷子微微摇头:“我了解到她的过去就是她一个很完美,很善良的人,直到今天我才知道,她有可能是黎家的黎歌,之前有可能出过事情,我知道的和你们知道的差不多

        萧靖越很失望,他还以为老爷子会知道的更多。

        “好了,没事了,您可以走了!”萧靖越无情道。

        “哼!臭小子,我告诉你,黎歌是个好女孩,不是人的是黎家的萧寒擎,当年的事情我已经找秦美清的佣人问过了,当年,的确是萧寒擎那小子不是人,萧家出了这样的孽障,我也没有想到老爷子痛心疾首,本以为那小子是个好东西。

        一查之下,吓了他一跳。

        那还是人能做出来的事情吗?

        “我还听说,萧寒擎最近一直做噩梦,恐怕是黎歌对他下手了他年纪大了,年轻人的事情不想管,人各有命。

        萧靖越怒道:“他活该

        “是活该老爷子站起来说,“我要走了,刚才有个老朋友给我打电话,约我去钓鱼,我得走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情自己解决,萧家我已经交给你了,你要好好照管,我最近总梦见你妈妈,她一定会回来的,我将就出去走走,说不定就遇到你妈妈了呢

        老爷子说完,慢悠悠的踱步离开。

        萧靖越看着有些担忧,“老爷子一直说梦见我妈妈

        云青霄也看着老爷子,笑了笑,“年轻的时候很风流,没想到栽到了你妈妈的手上,一辈子玩不了了

        萧靖越捏了捏眉心,“他是老牛吃嫩草,我妈妈可漂亮了,被他一老头给糟蹋了

        “噗…”云青霄被他这话给逗笑了,“有你这样说自己父亲的吗?”

        萧靖越瞥了一眼他,想到温柔的妈妈,心中阵阵抽痛:“我爸那边也没有太多的消息,你那边的事情放一放,让苏沂去做,这几天沐朗照顾我

        云青霄颔首,忍不住多问了一句:“当年,黎歌没有留下一点线索?”

        萧靖越目光闪了闪,犹豫了好一会,说:“留下了两根头发

        云青霄一愣,惊讶的问:“还有呢?”他笑得有些别有深意。

        “还能有什么?”萧靖越完美绝伦的脸上,染上了一抹红云,垂眸,看着自己的双手。

        云青霄看着他羞涩纯情的模样就,就忍不住想笑,“没有你脸红什么?如果真的是黎歌,人家完完全全是你的人

        萧靖越:“……”

        云青霄看着他垂眸不说话,这小子,心里肯定在窃喜着。

        “那你把头发给我,我去楼上找一找,黎歌离开后,牙刷那些肯定还留着,做一下鉴定就知道了是不是同一个人了云青霄觉得这事情就这样解决了,很轻松。

        萧靖越心里慌乱,到忘记了这件事情。

        只要做一下。鉴定,就知道结果了。

        “你在这里等我一会,我去见一下秦夫人,然后我和你一起去他必须亲自去,亲眼看到结果。

        云青霄站起来,走过去,把轮椅推过来,“我送你过去

        梁艳等的不耐烦的时候,才看到云青霄推着萧靖越进来。

        她愤怒的端着长辈的架子,眼神很冷,看也不看萧靖越一眼。

        萧靖越也看出了梁艳的不高兴,不过他没有在意。

        “秦夫人想说什么?”萧靖越冷漠的问了一句。

        这冰冷的语气,让端着架子的梁艳微微一愣,想不到萧靖越如今是这种态度。

        “靖越,不管怎么说,小雨是和你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她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你为什么不能好好保护她,当年,她在你妈妈离开你的时候,一直陪伴着你,那些情,难道还换不回来你的心吗?你和黎歌之间本来就没有感情,可小雨是一心一意爱着你的,靖越,你这样伤害小雨,你良心不痛吗?”

        梁艳语重心长,她从未对萧靖越说过这样的重话,今天是头一次,她很生气,就算小雨有错,他也不应该这样伤害小雨。

        要怪只能怪黎歌命不好。

        偏偏嫁给了萧靖越,挡住了小雨的路。

        萧靖越冷漠的问了一句:“你们秦家,屡次三番置我妻子于死地,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我之所以没有动你们秦家,那是看在我妈妈的面子上,但今天的事情是最后一次,如果,你们再敢对黎歌动手,我一句话,就能让你们滚出龙都!”

        萧靖越声音深沉而冰冷,目光淡漠,梁艳深谋远虑,她比秦东还有手段。

        梁艳全身巨震,手指甲嵌入了肉里,疼的她隐隐蹙眉,她目光死死的看着萧靖越。

        萧靖越居然对她说这样的重话。

        “靖越…你…”

        “你和我妈妈只是朋友,当年,你来龙都找我妈妈,我妈妈好心给你介绍了秦东,让你享受荣华富贵,有这样的福气,就应该好好的过日子,而不是想着算计别人,我说过了,这是最后一次,若再有下次,你们秦家,将会消失在龙都,我妈妈,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那份情,很多年前就淡了,再说,从来都是我妈妈对你有情分,对你们有帮助,你们为我妈妈做过什么?还有,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女儿,也没有对他承诺过任何事情,两年前的事情,是因为分公司的确需要设计师,才把她调过去的,你们自己要东想西想,你们怪我?”

        萧靖越空灵的声音悠远而沉重。

        他妈妈很善良,当年的那段录音里,他听到的声音,就是梁艳的。

        只是伴随着风声,让他听不清楚。

        但这个世界上,有人知道妈妈的死,两年了,那个知道的人一直没有出现,他有另外一种猜测,那人,可能是在等着他和秦家决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