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要你们偿命

        黎歌一愣,这该死的缘分,这一天都遇到了三次了。

        “靖越,你在这里呀,我来找你一起过去吃饭?”清灵温柔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萧靖越微微蹙眉。

        黎歌冷笑,“还真是形影不离

        她绕开萧靖越要走,可偏偏不能遂愿。

        秦雨早就看到了黎歌来了,她笑吟吟的说:“黎小姐,你也来了,我和靖越正打算过去用餐,你要一起吗?”

        “谢谢!不用,你们好好吃,我先走了黎歌声线很冷,大步离开。

        萧靖越转身看着她,低沉悦耳的声音缓缓响起:“歌儿,站住!”

        黎歌脚步一顿,刚好和秦雨面对面的站着。

        四目相对,黎歌神色冰冷,秦雨一脸温柔的笑很诡异。

        而包间里的几人都看到了萧靖越的身影,都走到门口,一副看好戏的心态。

        就听到萧靖越说:“歌儿,你白天看到的不是事实,是秦雨勾引我

        黎歌脚下一滑,妈的,萧靖越的话,永远都是这么雷人!

        秦雨不可思议的看着萧靖越,他是不是真的被撞傻了?

        他知道这些话说出来,有多伤人吗?

        看好戏的几位夫人,脸色也很精彩,特别是梁艳,阴沉如水,目光死死的看着萧靖越的背影。

        “靖越,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小雨什么时候勾引你了?只怕是误会吧?”这种场合,不能让小雨的名声受损。

        就算不能嫁给萧靖越,她女儿还能嫁给最好的男人,可放眼四都,萧靖越是最有钱有势的。

        细算下来,再也找不到比萧靖越更好的男人了,这男人,不仅好,还很纯情,不会轻易的背叛自己的妻子。

        萧靖越冷漠无情的看着她问:“故意坐在一个有妇之夫的人怀里,算不算勾引?”

        梁艳:“……”她深深的看着萧靖越,真的越来越看不懂他了。

        从两年前开始,萧靖越对她们秦家的态度就很有问题。

        她以为是错觉,原来是真的。

        难道她察觉到了什么了吗?

        “靖越,我没有,我今天崴了脚,在场的人不是你,其他的人也不会坐视不管的秦雨委屈的咬着唇,这话要是从黎歌嘴里说出来,她怎么反驳都可以,反而对她很有利,从萧靖越嘴里说出来,就是她的不对了。

        萧靖越目光冷沉的看着她:“巧的是当时停车场只有我们两人,而你,好好站着说话,在我妻子过来的时候,不偏不倚,就崴了?”

        秦雨脸色煞白!

        黎歌缓缓转身,萧靖越这是在对她解释白天的事情?

        梁艳知道自己女儿的心态,她赶紧上前打圆场,“靖越,你和小雨一起长大,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的性格,她怎么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这里边一定有什么误会?”

        “没有误会,她总能在我妻子出现的时候,掐着时间出现

        萧靖越说完,目光冷冷的看着梁艳,“秦雨的接风洗尘上,侮辱黎歌的几个女人,我都找过她们了,是秦雨许诺她们,侮辱我妻子,你们秦家就和她们合作,我这里有录音,要不,放给大家听听,她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妻子?”不疾不徐的声音传入梁艳母女二人的耳朵里,让母女二人大惊失色。

        “我没有,靖越,你为什么要这样诬陷我?”秦雨急了,看着看好戏的人越来越多,她咬唇看着黎歌,“黎歌,我没有那样对你,她们只是为我打抱不平,本来嫁给靖越的人是我

        黎歌看着她问:“那老爷子找人的时候,作为青梅竹马的你,为什么不把你的生日八字送过去?”

        秦雨很委屈的看着黎歌,“那个时候我在国外,并不知道这件事情,我那个时候正要考试,我爸妈怕影响我考试,就没有告诉我,后来我知道了,第二天就回来了,黎歌,靖越出了很严重的车祸,他说话有的时候不假思索,你不在的时候,他明明对我很温柔的,他说过爱我一生一世的,我真的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

        黎歌:“……”

        她这是在说萧靖越脑袋被撞傻了?

        萧靖越脸色也无比阴沉怕,这几天,云青霄在公司也听到了传闻,说他脑子被撞傻了。

        “原来,公司里传我脑子被撞傻了,是你传的?”

        “还有,我什么时候说过爱你一生一世的话?”

        秦雨一愣,看着萧靖越猛地摇头,“不是我,我怎么会这样做?靖越,你说过,你为什么不敢承认?”一定是爸爸,他上次就是这样以为的。

        萧靖越的确没有说过,不过她能让他说过。

        萧靖越本来就健忘。

        黎歌手机震动了一下,是李思阳发过来的,她遇到了点事情,让她过去一下。

        这第一天上班,就出事了?

        黎歌不敢多想,李思阳那直白的性格,真不太适合职场。

        她看着事情越扯越远,对着萧靖越说:“宴会开始了,你们忙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等等萧靖越快速出声。

        苏沂快速推着他过去。

        黎歌看着他,说:“你还有什么事情,赶紧说,我还有事?很急

        萧靖越脸色越发的沉,低着头:“我腿疼?”

        “啊!”黎歌惊讶的看着他,“之前不都好好的吗?”

        这是什么表情?

        病娇!

        苏沂也在一旁说:“夫人,四爷的腿从昨天开始就隐隐作痛,今天好像比昨天还痛了

        黎歌远很为难,“那怎么办?我现在有急事,必须离开

        萧靖越看着她说:“不着急,还能忍受,你明天中午过来帮我看一下

        “那行黎歌从包里拿出一粒止疼药递给萧靖越,“这是疗效很好的止疼药,特别痛的时候再吃,能在忍受范围之内的就别吃,这药吃多了会上瘾

        “哦!那你明天几点过来?”萧靖越静静的看着她,声音软软,温柔并没有刻意掩饰。

        他和黎歌在一起生活了两个月,黎歌走了,他一个人吃饭的时候,就总想到对面的她,总是笑盈盈的看着他说话的样子,他整个人就像沐浴在阳光下,心里也暖暖的。

        喜欢她不经意回头的一笑,她的笑容里,藏着温暖和真诚。

        黎歌想了想,“中午吧

        “好!我让苏沂过去接你

        黎歌说了一句“不用”,就跑着离开宴会现场,李思阳就在附近。

        听到整个过程的秦雨,不敢相信,萧靖越刚才那软软的语气,是在对着黎歌撒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