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有丢丢难过

        陆逸琛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

        目光肆意的打量了一下他的办公室,奢华大气,浅灰色系列的装修,到也符合萧靖越冰冷的气质。

        他讽刺的出声,“你的大楼确实很辉煌,但却不是我想要的风格

        萧靖越声线自豪:“……因为你没有

        陆逸琛:“……”玛德,这萧靖越哪来的自信?

        敢说他没有?

        要说财富,他绝不会输给萧靖越。

        特别是现在有了黎歌的配方,他可以说是日进斗金。

        “萧靖越,你可真自恋,别以为这天下就真的只有你有钱,这天下隐形的富豪很多,只是你看不到而已

        “我今天来是要谢谢你,谢谢你和歌儿离婚了,你看不上的女人,我一直都看得上

        “你不知道她有多优秀,谢谢你的离婚协议书,我会让歌儿爱上我的,因为我比你优秀

        萧靖越脸色骤然冷如寒霜。

        “你来我这里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件事情吗?”萧靖越冷冷睨着他。

        “对,我就是来告诉你一声,你没有珍惜的女人,我来珍惜

        陆逸琛把要说完的话说完了,站起来,冷冷瞥了一眼他,转身要走。

        萧靖越却不疾不徐的出声,“你只看到那个视频,就认为我和黎歌离婚了,想法会不会太天真了?”

        陆逸琛猛地转身,目光怒视着他,“你什么意思?”

        “哼!网络上你们能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对方的目的是制造出我和黎歌离婚的假象,好让黎歌误会我,可是我把离婚协议书撕了,我们还是夫妻!”

        陆逸琛:“……”

        他双拳紧紧握在一起,他原本就是来求证的,结果到真的让他有些意外。

        不过……

        他眸底划过一抹笑意,“不过,以歌儿的性格,她既然已经签了字,就不会再回头,我和她认识6年了,对她的性格特别了解

        陆逸琛说的,也是萧靖越担心的,黎歌走的决然,还是带着误会走的。

        今天的事情,黎歌也误会是他做的。

        陆逸琛走了之后,萧靖越陷入了沉思。

        她除了知道黎歌的手机号码,并不知道她住在哪里?

        她的东西,什么都没带走,唯一带走的就是她之前背过来的一个双肩包。

        其他的什么都没有带走。

        他随便看了一眼,就知道那些东西都是萧家给她准备的,她一样都没要。

        所以,她没有决定长住,时刻准备着离开。

        他萧靖越被女人追捧了多年,还第一次被一个女人这样对待。

        萧靖越深深吸了一口,准备回去。

        云青霄却进来了。

        “我看到陆逸琛了,他来干什么?”

        萧靖越冷笑,“来恭喜我离婚的

        云青霄:“……”

        “你…这是到底有多招人嫌弃,连陆逸琛都过来恭喜你了

        萧靖越:“…”

        这话真伤人!

        他怎么就招人嫌弃了。

        要不是你那天逼着我离婚,会发生宴会生的事情吗?

        “云青霄,都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所以说你干嘛逼着我离婚呀萧靖越气不过,找云青霄的麻烦。

        云青霄淡淡怼了他一句:“我说的是我说的,你都成年了,对自己的事情没有一点想法吗?你会按照我的想法去做,不是因为你顾及兄弟情谊,而是你对黎歌没有感情,既然没有感情,就没有必要在一起互相伤害

        “现在离了婚不是挺好的吗?你再也不用担心其他的事情了,你的腿也治好了,秦雨离开的时候也看到了,你能站起来的事情,很快就会传得人尽皆知

        萧靖越深深的看了一眼他,“我能站起来的事情,本来就没有打算隐瞒下去

        “我…没有离婚,你也看到了,离婚协议书被我撕了,我和她还是夫妻

        萧靖越坐上轮椅,又问:“对了,还没有小四宝的消息吗?”

        云青霄微微摇头,有些心烦:“没有,从那之后,我们的人再也没有见过小四宝

        萧靖越凝眉,“是我们太笨了,还是小四宝太精明了,就那么大个地方,找个孩子还找不到?”

        云青霄坐在沙发上看着他,语气不疾不徐,“就那么大个地方?你可真好意思说出口,这龙都上亿的人口中,找一个孩子,你觉得有多难?”

        “这孩子,可能因为身体原因,并没有上学,所有的幼儿园都查过了,没有小四宝

        萧靖越:“…”

        这怎么可能?

        云青霄有些头疼,提起找人的事情,他就心烦气乱。

        “这找人的事情,慢慢来,你有小四宝的电话,有时间可以约他出来见个面,到时候再让人跟踪他,这样不是能找得更快一些吗?”云青霄看着萧靖越轮廓分明的俊颜。

        深褐色的眸子里,带着少有的不羁。

        萧靖越点了点头说:“等把眼前的事情解决了,再找小四宝,走吧

        云青霄这才站起来,推着他回去。

        洛家,洛舒雅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洛意舒。

        洛意舒听完之后,心底无比的痛快,只要看到黎歌和萧靖越不好过,她就很开心。

        洛家,现在已经一败涂地,别墅被封,清理的所有家产,唯一给她们留下的就是这里四室一厅的房子,爸爸被拘留,妈妈和弟弟也没有回来。

        如今这里,就只有姐妹二人住着。

        洛舒雅要工作,还要照顾看不见的姐姐,整天也是心烦意乱。

        以前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大小姐,如今事事要自己亲力亲为,真的太痛苦了。

        “萧靖越,他为什么不去死洛意舒气得发疯,想起那张冰冷无情的脸,她心里就更恨了。

        洛舒雅一听这话,更是生气。

        “姐姐,你现在说这些不是废话吗?如果当时你不给萧晏澜下药,我们家也不会落到这样的下场?爸爸也不会被关起来,我也不用出去工作,我们还是人人追捧的洛家大小姐

        “你知道我现在每天出去工作有多少人嘲笑我吗?她们都欺负我,嘲笑我,侮辱我,为了钱,为了生活,这些我都忍了,但是姐姐你生活不便,我还要照顾你,你知道我这段时间有多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