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她们想搞事

        黎漾听到萧寒擎无情的声音,脑海里瞬间划过一抹想法,萧寒擎所遭遇的这一切,会不会和黎歌有关。

        她这几天没有机会见到黎歌。

        要试探她,几束百合就搞定了。

        上次可能是百合花太少,没有试探出来。

        “萧寒擎,洛意舒知道我们当年杀黎歌的事情了,我不知道,她是从那里听到的消息,她手中有录音

        萧寒擎一听这话,冷笑了一下,“黎歌是你杀的,和我有什么关系?以后没事别给我打电话,以免影响我和桑榆的感情

        黎漾心痛得无法呼吸,这狗男人,她真是被猪油蒙了心。

        怎么会爱上这种狗男人。

        “抱歉,擎哥,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当年的事情,我妈妈让我全程录音,我有事,你也逃不了,你妈妈很狡猾,我妈妈也不是省油的灯

        黎漾说完就挂了电话,已经泪流满面。

        “萧寒擎,你去死吧黎漾恶毒一笑。

        他现在公司被人做空了一半,如果是黎歌做的,那么,萧寒擎很快就会一无所有。

        分手了可真好!

        黎漾准备出去散散心,她也很烦黎歌的事情,爸爸说的都对,当年就杀了黎歌,也不会毁了她的一生。

        黎歌就是她生命里的克星。

        她刚刚下楼,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是萧寒擎打过来的。

        她没有接,而是笑着出门,萧寒擎也有这一天。

        呵呵…!

        萧寒擎,你也有今天,不不不,你的苦日子还在后边呢?

        萧寒擎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黎漾都没接电话。

        他阴沉着俊颜,踢了一脚办公桌,这段时间所有的事情都不顺利。

        一个死了六年的黎歌也蹦出来影响他的心情。

        想到这里,萧寒擎猛的想起什么来。

        一个人在怎么变,生活习惯都很难改变,黎歌那天晚上吃东西的习惯,就是黎歌之前吃东西的习惯,她一直控制热量的摄取,就是为了保持身材。

        她也是一个很细心很精致的女人,黎歌会的,黎漾什么都不会。

        黎歌每天忙着让自己成长,可是黎漾每天忙着打扮自己勾引他。

        黎歌,他瞳孔骤然一颤,如果小叔叔的妻子黎歌就是六年前的黎歌,整容回来对付他,那他现在所遭遇的一切不就解释得通了吗?

        他一直没有查到这几天在空他股份的人,如果这个是他意想不到的黎歌,那所有的事情都解释得清楚了。

        萧寒擎没有在纠结黎漾,眸底划过一抹杀意,而是拿上车钥匙,直接开车去萧靖越的清苑里。

        “小叔叔萧寒擎一进去,就看到萧靖越坐在花园里,夕阳下,男人沉稳内敛,俊颜上没什么表情,孤冷的目光看着远处。

        萧靖越一看就知道他心情不好。

        “小叔叔他走过去叫了一声,脚步匆忙,语气有些急。

        萧靖越漠然的瞥了一眼他,“有事?”两个字都透着无尽的寒意。

        萧寒擎笑了一下,垂眸看着面无表情的他,他对他,永远都是这么冷淡。

        “我过来看看小叔叔萧寒擎站在他对面。

        问道:“小婶婶呢?”

        萧靖越这才正眼看她,语气比刚才更沉:“你找她干什么?”

        萧寒擎笑了一下,说:“没什么,就是觉得她没有在这里照顾小叔叔,就随便问一问

        黎歌不在家里吗?

        萧靖越目光冷淡,语气寒凉,“你管的太多了

        “小叔叔,我找小婶婶有点事情,她在楼上吗?”

        萧寒擎等不急要确认。

        “不在,要明天才会回来萧靖越没有看他,而是看着远处说。

        萧寒擎眸子里的怀疑愈发的浓郁,“明天吗?”

        “嗯!”萧靖越不动声色,萧寒擎这个时候来找她,一定是怀疑什么了。

        “小叔叔,你的腿,是不是快能站起来了?”有苏木在,他很快就能恢复。

        “嗯!”萧靖越又是漫不经心的态度,时而儒雅,时而冷沉,让人琢磨不透。

        萧寒擎抿唇,最讨厌的就是萧靖越这不爱说话的态度,他很着急,而他就是那种看着你着急他漠不关心的态度。

        这种态度,非常讨厌!

        “小叔叔,我先走了萧寒擎不想浪费时间,在想着要怎么才能找到黎歌。

        萧靖越没有说话,萧寒擎生气的离开,萧靖越这张嘴,他不想说的事情,把他牙齿打落他也不会说出来。

        萧靖越慵懒的眯起眼眸,看着萧寒擎离开的方向。

        云青霄从不远处走出来,刚才的一切,他看的清清楚楚。

        萧靖越抬眸,对上他复杂的神色,云青霄沉声说:“他怀疑黎歌了

        萧靖越:“嗯!”老僧入定的态度,终于有了一丝别样的情绪。

        他在想,黎歌怎么做到的?

        萧寒擎的公司,就是他出手,也不能在几天之内,让萧寒擎六年的辛苦竹篮打水一场空。

        他要顾及老爷子的感受,一脉相承,老爷子活着的时候,他至少还能忍着,老爷子走了以后,他可能会立刻让萧寒擎下地狱。

        云青霄没说话,推着他回去,快要到进门才说:“一会还有个很重要的视频会议。陆逸琛的新品发布会,明天中午三点举行,刚好是你针灸的时间,我刚刚给苏木发消息,她说不用过去接她,她会过来

        “对萧寒擎的打击,会接踵而至

        “他该得的,就逃不过,看他的样子,现在还不知道陆逸琛明天新品发布会对他的打击萧靖越目光幽深,杂糅的情绪在眸底划过。

        黎歌就是黎家的黎歌,只差一个证据,她到底是不是苏木,有待商椎。

        “会议时间到了,先去开会吧云青霄道。

        萧靖越:“好!”

        黎歌陪着孩子们度过了愉快的一天。

        第二天两点半,黎歌就一边化妆,一边看着星辰药业集团的新品发布会。

        两点四十,各大媒体开始给星辰药业背书,星辰集团大家不陌生,但是对他身后的持股人很好奇。

        三点整,黎歌化妆成苏木的样子,坐在车上看新品发布会的视频,陆逸琛矜贵清绝的站在公司一楼大厅,宣布香凝丸的诞生,而他,成为了所有的焦点,星辰集团后边的人是神秘的陆逸琛。

        香凝丸,凝香丸,不过是颠倒一个字而已。

        萧寒擎和黎家看到这突然的新品发布会,急了,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