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 - 历史军事 - 无敌皇太子武元上官蒹葭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你走不了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你走不了

        彭虎虽然没有吭声,可脸色也是异常的难看。

        高康平居然要断他们的财路?

        “没什么意思,本大人只是公事公办而已,最近你们赌坊里总有伤人事件,昨天晚上还死了一个。”

        昨天死的那个,就是被割了舌头和双手的伙计。

        这事,严歌也是一早就知道了,那伙计倒也不是因为受伤而死,而是因为崩溃选择了自杀。

        所以,严歌也根本没当回事。

        至于什么伤人的事件,严歌更是丝毫不在乎,这在赌坊这个地方而言,那就是家常便饭,可这些事情以前也没有人管过他。

        连衙门都从来没有造访过,可今天,却被高康平这个大城主主动拎了出来。

        还要把他的赌坊给封了,这让严歌明白,高康平这是针对他得罪了千驴商会的事。

        严歌急忙说道:“高城主,你看这事闹的,昨天的确是有一些误会在的,说起来,昨天还都是为了维护咱们这位王大少爷我才出手教训了几个不长眼的。”

        “今天的事情就更是个误会了,我不知道这两位姑娘也是王少的人,被打那也是我自己活该,这就给王大少爷赔个不是。”

        严歌也是反应够快,倒不是他也多能屈能伸,而是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赌坊的生意折在他的手上。

        不然的话,家族那边根本没法交代。

        到时候,他在家里的地位恐怕也要靠边儿站了。

        严歌也不管旁人,就真的带着几分僵硬的笑容当众给武元赔不是。

        武元还真就不把严歌放在眼里,更不要说,现在还不是彻底和这些家伙翻脸的时候,得慢慢来。

        如此想着,也就笑着摆摆手,然后主动向高康平替严歌说了几句好话。

        “高城主,昨天赌坊的闹剧的确是有点儿误会,高城主就不用过分为难严公子了,不过他们那里的人的确是有点儿过于张扬了,我建议,赌坊关门三天好好整顿一下就行了。”

        高康平听武元这样说,自然是没有意见的,于是很痛快地点头答应了。

        “好,那就这样吧。”

        严歌张了张嘴,虽然不甘心他都已经这样了,还要关门三天,这三天起码少赚几千两银子。

        可总比一直关门下去的结果要好的多。

        与此同时,严歌也是终于进一步的感受到了高康平对待武元的态度。

        这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和高康平之间的关系了。

        这时,彭虎突然开口问道:“高城主什么时候跟千驴商会关系如此好了?”

        高康平冷笑,“怎么?本城主和谁的关系好还要经过你们允许吗?”

        彭虎说话也是不客气,“高城主可是知道咱们龙江府可容不下一个千驴商会的。”

        很明显,彭虎此话是在警告高康平。

        在他们龙江府,倒也不是没有千驴商会,毕竟千驴商会的生意满天下,在龙江府也还有一些千驴商会的商铺的。

        只不过这些商铺也都是小打小闹,并没有建立起大商号来。

        一来龙江府的地理位置特殊,较为偏远,再假说比邻北漠国。

        而北漠国的资源,又是有些匮乏,根本没有多少可经商的资源。

        二来龙江府自成一派的风格,想要在这里做大做强,那必须是和都统或者跟府尹关系牢靠才行。

        但千驴商会这种级别的存在,又不屑于巴结哪个官员。

        总之因为种种原因,所以千驴商会在这里并没有什么存在感。

        可现在,高康平与千驴商会走的如此近,明显是违背了他们龙江府的信条。

        高康平也是听出了彭虎的警告,但却满不在乎的说道:“龙江府能容的下谁,不是你彭虎说了算的,你怎么就知道,都统大人是不是很欢迎千驴商会呢?”

        听到高康平说的话,彭虎心里咯噔一下。

        难道这是都统大人的意思?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龙江府的格局,怕是要变了。

        这件事他得尽快把消息传到他上头的两位哥哥那里去。

        眼下,彭虎知道自己也拿高康平没辙,但他也不可能像严歌一样为了生路就去低三下四的给武元道歉。

        官盐的事,彭虎只字不提。

        只是冷冷的对高康平说道:“高城主保重,在下先告辞了。”

        严歌看了看彭虎,又看了看高康平,总觉得今天的事,怕是会成为西河城的一个炸弹。

        搞不好什么时候就引爆了,就是不知道,能笑到最后的人会是谁?

        彭虎转身要走,高康平并没有打算挽留,可这时武元却冷不防的开口说道:“我让你走了吗?”

        听到武元的话,就是高康平也不由得扭头看过去。

        事实上,今天如此维护武元,高康平也不是很乐意,这有些过于明显了,但偏偏武元非要让他这样做,他也没有办法拒绝。

        可高康平觉得,点到为止是刚刚好的。

        要是真的把彭虎逼急了,事情会闹大。

        高康平不知道的是,武元就是要把事情闹大。

        不闹大的话,又怎会吸引都统的注意力?

        彭虎脚步一顿,然后扭头看向武元,“你想怎样?”

        “你们刚才对我女人出言不逊,还做了一首比屎一样的诗恶心人,你就想这样一走了之?”

        闻言,彭虎却是笑了起来。

        “那又如何?”彭虎现在非但不怕,反而也是兴奋。

        高康平在这里,他没有办法主动对武元出手,但若是对方主动挑衅的话,就是高康平也别想拦住他。

        此刻高康平也是给武元使眼色,希望武元见好就收。

        可武元根本不看高康平,只对彭虎说道:“跪下,磕三个头你就可以走了。”

        这是刚才彭虎对武元说的话,如今却别武元悉数奉还。

        “哈哈,真是有意思,你以为有高城主护着你,你就可以跟我掰手腕了吗?”

        武元耸耸肩,“你也可以这样认为。”

        彭虎也是干脆,“你若真有本事让我跪下的话,就尽管放马过来吧,今天老子倒是要看看,你有几斤几两。”

        看到二人互不相让的样子,不论是高康平还是严歌等人,都自觉退到一旁,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一场冲突已经无法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