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 - 历史军事 - 无敌皇太子武元上官蒹葭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五章 西河城各大势力

第一千零五章 西河城各大势力

        墨巧儿和武元都是诧异的看向那严歌。

        严歌却是大手一挥,“如今证据确凿,你们还在这里睁眼说瞎话,来人,把他们衣服扒光了赶出去。”

        “严歌,你不能这么对我,我可是唯你马首是瞻的啊。”那人急忙求饶着,他不明白,严歌这是怎么了?为了一个外人,对自己人下手,还如此无情。

        可是严歌根本不听他的,“动手吧。”

        就这样,在这群人的哀嚎声中,所有人都被扒得只剩下一个裤衩,被赶了出去。

        武元微眯着眼睛看着严歌,他感觉到了,此人是在向他示好。

        这可让武元有些意外,和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严歌快刀斩乱麻的把所有人都处理干净之后,又对众人说道:“好了,祝各位玩儿的尽兴。”

        众人也是乐呵呵的给严歌抱拳回礼,各自散去。

        “王少,还有这位姑娘,是我手下人今日不懂事,没坏了王少的兴致吧?”

        对方做到这个地步了,武元还真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了。

        “严公子倒是个明白人。”武元也是笑着说道。

        严歌见状也是热情的说道:“我若是知道今晚有贵客登门的话,肯定一早就过来亲自招待王少你了,不过总算是没有错过,我做东,请王少喝两杯如何?”

        闻言,武元想了想便是点头答应了,“可以,初来乍到,本少也想多交交朋友。”

        见武元答应,严歌也是做了个请的手势,“已经安排好了,王少请。”

        武元倒是要看看这小子的葫芦里卖什么药,便是拉着还想继续留在这里玩儿的墨巧儿往出走。

        身份已经暴露,恐怕也没有几个人再敢跟他们玩儿的。

        千驴商会这个背景足够吓退很多人。

        出了赌坊,外面就已经有两个马车等着了,这还真是安排妥当。

        武元倒是看到了刚刚被赶出来的几个人,此刻是狼狈至极。

        墨巧儿“呸”了一下,“活该!”

        严歌见状,顿时说道:“姑娘若是还不解气的话,我可以帮忙再教训教训他们,直到姑娘解气为止。”

        那几个狼狈的人,一听这话,就是后悔刚才没有赶紧跑了。

        好在这时墨巧儿不感冒的说道:“没兴趣!”

        说完,就是率先上了马车。

        严歌看着墨巧儿轻巧灵气的身影目光闪过一丝淫秽,但转瞬即逝,“王少请,等到了醉仙楼,我给王少引荐几位朋友。”

        武元眉头一挑,心里想的,难不成是鸿门宴?

        但有墨巧儿在,武元也不慌,更不要说,还有一个一直隐藏于暗处的赤野花子。

        醉仙楼天字号包厢内,当武元和墨巧儿一进来就看到三五个人坐在那里。

        严歌紧随其后进来,“诸位兄弟来得够早的啊。”

        “来来来,我与诸位兄弟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千驴商会的王大少爷了。”

        几人倒是也给面子,纷纷起身,唯独有一位坐在依旧坐在主位上没有起身的意思,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

        严歌这时也给武元介绍起来,“这两位是咱们西河城最大的钱庄陶家两兄弟,陶财源,陶广进。”

        武元有些惊讶,竟是一对儿双胞胎兄弟。

        这名字还真是有够现实的,财源广进,不愧是开钱庄的。

        “这位是咱们西河城最大染坊的袁老板袁正清。”

        “还有这位是咱们龙江府所有药铺生意的少东家,唐田。”

        药铺生意?武元忍不住在这唐田的脸上多看了几眼,这可是欧阳诗诗的竞争对手啊。

        “最后我要给你隆重介绍一下,这位是彭虎大哥,可是咱们龙江府最大的盐商的三东家。”

        武元一怔,随即了然,难怪坐在那里跟大爷似的,更有一脸凶相。

        原来这就是土匪出身,现在垄断了龙江府盐商的当家人之一啊。

        三东家,也就是说,上面还有大东家和二东家了。

        果然即便是洗白了,也改不了土匪的气息。

        其他几人倒是还好说,对他这个千驴商会的少爷,还算客气,介绍到他们的时候,都有回应。

        唯独这个彭虎,眼神里带着挑衅和玩味,一副不把他放在眼里的样子。

        “行了,别整这些文绉绉的戏码了,赶紧坐下喝酒吧。”彭虎似乎很不喜欢这种装模作样的流程。

        严歌等人听后也是只是笑了笑,纷纷入座。

        看的出来,这里还是以彭虎马首是瞻的。

        地位最低的那个,是那位染坊的老板袁正清,非常有眼力见儿的给彭虎倒酒。

        武元被安排在彭虎的正对面坐下,这个位置,倒是介于重视和不重视之间,也算恰当。

        袁正清在这里年龄是最大的,但也是伺候局的。

        看到众人入座之后,就是给几人陆续倒酒。

        随即就是很懂事地对彭虎说道:“虎哥,这酒怎么说?”

        彭虎却冷笑着看向武元,“今日有新朋友,咱们的规矩是什么来着?”

        袁正清神色微变,但还是小心翼翼的看向武元,接着委婉地说道:“王少远道而来,我等欢迎之至,听说王少打算在西河城开户,我等自然欢迎,咱们彭虎大哥最是义气,有彭虎大哥帮忙的话,相信王少可以少走很多弯路的。”

        武元听到这袁正清的话,自然明白这是叫他赶紧给彭虎敬酒的。

        同时也明白了今天这个宴席的目的,这些人是有意来试探他的,若是他听话的话,以后就是跟他们一条船上的。

        但若是不听话,就不一定会怎么样了。

        此刻所有人都是看着武元,有人期待,有人警惕。

        至于那彭虎则是一副眼高于顶,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样子。

        武元嘴角上扬,并没有去拿酒杯,而是靠在椅子上,双脚直接交叉搭在桌子上。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的脸色都是一沉。

        如此粗鄙的动作,这是没把他们这些人放在眼里啊。

        那彭虎也是皱起了眉头,眼神里已经透着一丝凶气盯着武元了。

        包间里的气氛,瞬间冷了几分。

        那谁也不愿招惹的袁正清,脸色顿时一变。

        当即就是笑着提醒道:“王少也是出身大家,这可有些不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