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 - 历史军事 - 无敌皇太子武元上官蒹葭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在线阅读 - 第九百七十五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

第九百七十五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

        武元下意识地就要去接辛如烟手中的茶,辛如烟动作一闪,武元就是抓了空。

        “就这么喝啊?”辛如烟瞪着武元。

        武元拍了拍额头,“你看我这记性,这茶当然不能这么喝的。”

        话音未落,武元就是不受控制地打了一个饱嗝,他现在是真的撑的不行。

        辛如烟这一杯茶,很有可能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然而,武元又怎会让他的太子妃失望,玩笑归玩笑,太子妃辛如烟在武元心中的位置,一直都是最特别的。

        武元握住辛如烟的手,眼眸里突然变得深情。

        辛如烟也是一愣,哪怕是她也有点儿招架不住武元认真起来的深情,“你……”

        辛如烟其实不是要争抢什么,只是跟武元开个玩笑而已。

        可这突如其来的深情,令她有些不知所措。

        然而刚开口,武元就是伸出手指点在辛如烟的朱唇上,并说出那一句经典台词,“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后面的几女都是捂住嘴巴,让自己不至于惊讶出声去破坏这一份美好。

        武元这一句,超越之前送给她们所有的话,可是几女心中非但没有任何嫉妒,反而觉得应该如此。

        太子妃身为东宫的女主,其肩上的担子,一样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这一点,在辛如烟不在的时候,几女都是深有体会。

        武元看着辛如烟美眸里的惊艳,也是微微一笑,并顺势拿过辛如烟手中的茶。

        这可是辛如烟给他的茶,当然没有理由拒绝的。

        但当武元刚仰头喝入口中时,辛如烟突然一把搂住武元的脖子,然后微微踮脚吻了上来。

        要知道,辛如烟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会与武元作出如此亲密举动的。

        这还不算,武元感觉一个灵活丁香小舌轻轻地撬开了他的嘴巴,接着一阵吸吮,竟是把口中的茶水都吸了过去。

        武元环抱住辛如烟的腰,吻的投入。

        围观的几女眼里都是小星星,只觉得这一刻是那样的美好。

        良久,辛如烟才假装镇定的后退了一步,然后拍了拍武元的肩膀,“算你过关了。”

        看的出来,辛如烟是很满意的。

        武元也是刮了一下辛如烟的琼鼻,“就知道你是心疼你男人的。”

        刚才那一杯茶,基本上都是辛如烟吸了过去的。

        辛如烟白了武元一眼,然后扭头对欧阳诗诗几人说道:“你们继续玩儿吧,我就坐这儿看看热闹。”

        然而下一刻,欧阳诗诗和慕容海棠以及施香彤突然异口同声的说道:“不玩儿了,我们要回去休息了。”

        辛如烟看得一愣,还以为这三人是看到她过来有些不好意思了,所以才要走的。

        “没关系,你们不用拘束,该干嘛就干嘛。”辛如烟说话不喜欢绕弯子,直接说道。

        可即便如此,欧阳诗诗三人也是齐刷刷地摇头。

        “不了,不了,折腾一天,真的累了,还是先回去休息吧。”

        辛如烟看的有些奇怪,此刻她也看出来了,这三人似乎好像是在逃避着什么。

        正有些不解的时候,武元突然笑呵呵的说道:“你们先回去也好,待会儿我会拿着画笔去找你们的。”

        听到武元的话,三人身体顿时一僵。

        慕容海棠反应飞快的说道:“我突然还想继续在这里坐一会儿。”

        “这么巧,我也是!”欧阳诗诗也是急忙附和道。

        又晚了一步的施香彤,那叫一个恨啊,可当她也要开口留下的时候,武元突然走了过来,一把拉起了施香彤。

        “那我先送你回房吧。”

        施香彤顿时傻了,虽说她刚跟武元表露心意,但可没有准备好和武元有什么亲密接触的。

        更不要说,施香彤是个传统的女子,女子的身体,当在新婚之夜上才要展现给自己的丈夫。

        可现在就因为反应慢了一步,就不得不面对武元。

        施香彤求助的看向慕容海棠和欧阳诗诗,令施香彤气急的是,对于她求助的眼神,慕容海棠和欧阳诗诗直接选择了无视。

        施香彤这个气啊,可她仔细想想,当初还是她自己答应下来的。

        可谁知道武元是这么厉害的,句句都是可以流传千古的绝句。

        倘若再给她一次重来的机会,她一定不会和武元斗诗了,这不就是在自取其辱吗?

        武元见施香彤抗拒也是似笑非笑的说道:“怎么了?是打算违背赌约吗?其实也没有关系的,能理解,毕竟我看你们白鹤书院的人,人品上都有点儿……算了,就这样吧。”

        施香彤张着樱桃小嘴儿死死盯着武元,侮辱她可以,侮辱白鹤书院不行。

        她不否认白鹤书院现在的风气的确不如以前了,总有一些人变的市侩,尤其是以她那个不靠谱的哥哥为首。

        但她绝对不允许,武元去怀疑白鹤书院所有人的人。

        下一秒,竟是主动拉起了武元的手,语气坚定的说道:“公子随我来。”

        施香彤是豁出去了,本来就是愿赌服输的事,她其实也说不出拒绝的话,只不过是因为觉得羞耻,所以身体本能的有些抗拒,但现在,她是豁出去了。

        慕容海棠和欧阳诗诗瞠目结舌的看着突然主动起来的施香彤,也是一脸的钦佩。

        “施香彤好勇敢啊。”慕容海棠竖起了大拇指。

        欧阳诗诗深有同感的点点头,“刮目相看。”

        随即便是跟辛如烟解释起斗诗赌约的事,辛如烟听后,忍不住调侃道:“你们也跟了武元不短的时间了,可曾见过武元输过?”

        听辛如烟这么一说,慕容海棠才反应过来,“可不是吗?刚才我就应该拒绝的。”

        欧阳诗诗却说道:“主要我们之前对施香彤也是有极大信心的,施香彤也的确没有让我们失望,只是公子他真的太妖孽了,哪怕就是圣人也没有这么作诗的,有的时候,我真怀疑公子他是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倘若是武元听到这句话的话,一定会吓一跳。

        欧阳诗诗无心的话,却是一语中的。

        房间里,武元如同欣赏着一个精美的瓷器一样欣赏着面前的玉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