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 - 历史军事 - 无敌皇太子武元上官蒹葭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在线阅读 - 第七百八十六章 海棠的过去

第七百八十六章 海棠的过去

        曦乐听见武元如此安排,却有些不乐意了。

        “叫她们做什么?京城里也不安全,你身边不能没有人。”

        别看平时曦乐对武元总是不客气,但是不止一次,曦乐宁可自己去替武元冒险,也不想武元受到伤害。

        颜菲也是附和道:“有我跟着曦乐姐姐就足够了,叫巧儿小姐和颜苗留在陛下身边吧。”

        慕容海棠和欧阳诗诗也是频频点头,她们都清楚,武元是万万不能出现意外的话,否则的话,一切都完了。

        可是武元却依旧坚持,“听我的命令就是了,如果武皇帝在外面的话,那逐日老头儿肯定也在,你们三个加起来丢未必是他的对手,可也正因为是你们三个才有机会将逐日老头儿牵制住。”

        听到武元这样说,颜菲也是无从反驳。

        曦乐还想再说什么,但却被武元打断了,“好了,就这么定了,另外我会加派一万禁卫军跟着你们一起,要是那些大臣真的背叛了,那就……杀了吧。”

        武元不是嗜杀的人,可在关键时刻,也不会心慈手软。

        见武元如此说了,曦乐和颜菲几人也不好再劝。

        很快,曦乐和颜菲便是带着重兵离开了,她们不仅要去抓那些私自出京的大臣,还要去捉拿文丞相,以及那五千兵马,最后找到武皇帝和逐日老头儿。

        任务很重,也很危险。

        可武元却是有种预感,京城里面同样也不安全。

        这才是武元同意让曦乐几人出京的主要原因。

        慕容海棠似乎也看出武元心事重重的样子,一样察觉到现在的情况很不好。

        可是武元突然轻笑道:“好了,既然已经来了,那就先陪诗诗去见见家人好了。”

        欧阳诗诗一愣,随即苦笑道:“公子莫要开诗诗玩笑了,这种时候,诗诗帮不上什么忙也就罢了,又怎会耽搁公子的时间?”

        慕容海棠也有些不明白武元的打算,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还去孔雀王府做什么?见欧阳家的人,也不必急于一时啊。

        奈何武元根本不听她们二人所说,一手牵着一个走进孔雀王府。

        “轻松一点儿,不要让欧阳家的人看出什么来,本来也没有多大的事。”武元神情自若的说道。

        欧阳诗诗现在都快紧张死了,她是第一次经历如此惊心动魄的事,现在还叫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真的有些难为她了。

        当见到欧阳黍以及众多欧阳家人的时候,欧阳诗诗也只能勉强挂着笑容和家人打招呼。

        可欧阳诗诗还是低估了家人对自己的了解和关心。

        除了那个傻弟弟以外,其他人都看出了欧阳诗诗的表情不自然。

        欧阳黍的脸色当即一沉,立马凌厉的目光看向武元。

        刚好武元也是对欧阳黍说道:“欧阳家主请,朕有些事情要与你讲。”

        欧阳黍沉着脸,也是丝毫不惧地说道:“陛下请了。”

        欧阳诗诗立马意识到不对,“我也去可以吗?”

        “不可以!”武元和欧阳黍竟异口同声的说道。

        欧阳诗诗一脸古怪地看着眼前两个男人。

        武元微微一笑,“欧阳家主请。”

        “陛下请!”欧阳黍不苟言笑的客气道。

        等两人离开后,欧阳家众人立马将欧阳诗诗围在了中间。

        慕容海棠因为和欧阳诗诗站在一起,也被迫的留在这里。

        然后就是听到这些人不停的询问欧阳诗诗是不是受了什么委屈之类的话,这让慕容海棠有些哭笑不得。

        但心里也是有些羡慕,有家人关心呵护的感觉真好。

        她的家人早就已经没有了,但如今东宫就是她的家。

        只是慕容海棠不会想到,不久之后,她也会碰到曾经的家人,只不过,却差点儿要了她的命。

        欧阳诗诗此时不停的跟众人解释着,表示自己过的很好,但可惜却没有几个人相信。

        这让欧阳诗诗只好求助慕容海棠,慕容海棠最是能抓住人心,三言两语便是安抚了欧阳家人的情绪。

        终于有了喘息的机会,欧阳诗诗也是对慕容海棠道的声谢。

        同时也是对慕容海棠佩服不已,两人认识时间不长,平日里也很少说话,毕竟慕容海棠是朝中大臣,不似以前那么清闲。

        “海棠,你真是厉害,难怪公子对你委以重任。”

        慕容海棠被说的有些不好意思,“其实也没有什么,只是以前见到的人多了一些,所以知道的也比常人多了一些。”

        欧阳诗诗虽然已经不熟悉慕容海棠,但也是听说过慕容海棠曾经的遭遇。

        不免有些心疼的说道:“倒是苦了你了,可能这也是我欧阳家为何有祖训不让欧阳家子女与皇室接触太深的原因吧。”

        想慕容海棠也曾是个公主千岁的身份,虽然那时慕容海棠还年幼,但也确实承受了本不该承受的残酷现实。

        对此慕容海棠倒是很洒脱,“倒也没有什么,都过去了。”

        这时欧阳诗诗不免问道:“可是你们慕容皇室真的就只有你一个人活下来吗?或者忠诚于你们慕容皇室的人,就没有人照顾你吗?”

        这本是一个禁忌的话题,倘若是武皇帝在位的话,谁也不敢追问这些。

        可是欧阳诗诗知道,武元并不在乎这些,对慕容海棠也是真的好,不然也不会委以重任了。

        慕容海棠听到欧阳诗诗这样问,也不觉得有什么,看了一眼四周欧阳家的人都忙着给欧阳诗诗准备衣食用品没有注意到这边才说道:

        “据我所知,皇室之中确实只有我一个人活下来,毕竟大武皇室是不会允许死灰复燃的事情发生,而我那时还不知事,娘亲装扮成宫女带我逃了出来,只是没多久,娘亲重病离世,便只剩下我一个人了,不过……”

        “不过什么?”欧阳诗诗好奇地问道。

        但问完之后又觉得不妥,“我好像不该问这么多的。”

        “没关系,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只不过当时好像是有人暗中帮助我和娘亲来着,可具体是什么人我也不知道,娘亲后来也不曾跟我说过,记忆太模糊,我也不确定是我记错了,还是真有这么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