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 - 历史军事 - 无敌皇太子武元上官蒹葭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在线阅读 - 第六百六十七章 你还敢娶我吗?

第六百六十七章 你还敢娶我吗?

        欧阳黍没有回答欧阳诗诗的话,只是看向欧阳家众人问道:“你们同意欧阳诗诗退出欧阳家族吗?”

        当欧阳黍问出之后,所有人沉默了一秒钟。

        但下一秒,竟同时眼神坚定地大喊道:“不同意!”

        这一声,让所有人都是内心一震。

        莫要说旁人了,就是武元也是暗暗咂舌,这个欧阳家真的没得说。

        如此团结一心的程度,绝对是世间少有的。

        换做是谁,都会羡慕能生在这样的家族,要知道,这一次欧阳诗诗可是真切地差点儿害了欧阳家所有人的。

        甚至刚才颜苗也是让官兵下了重手,此刻还有不少人身上带着伤。

        都是因为刚才极力阻挠官兵搜捕欧阳诗诗反抗造成的。

        这一次,武元没有打算追究,已经是侥幸,但是下一次,因为欧阳诗诗引来什么样的人,谁也无法确定。

        是真的有可能毁了欧阳家满门也未可知。

        哪怕这样,武元也没有看到有一人迟疑。

        他们不愿意放弃任何一个族人,就这份精神而言,武元也是佩服不已。

        虽然欧阳诗诗现在遮挡着面容,可是任谁都能看到那珍珠般的眼泪掉落下来。

        欧阳诗诗朝着欧阳家众人跪拜下去,带着几分哽咽说道:“生在欧阳家,是诗诗最大的幸运,但请各位叔公长辈成全,否则诗诗怕是只能以死来远离欧阳家了。”

        “诗诗不可!!”不少人心急如焚的大喊道。

        欧阳黍也是神情复杂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这一刻,他看到了欧阳诗诗的决心。

        在欧阳家众人还在极力劝说的时候,欧阳黍长叹了一声,“罢了,罢了,就由她去吧。”

        听到欧阳黍的话,大家也是沉默了,尤其是欧阳家的长辈。

        他们都是看着欧阳诗诗长大的,当然也看的出来欧阳诗诗是去意已决。

        当下,便是陆续有德高望重的长辈站出来表示赞同。

        终于欧阳诗诗得偿所愿之后,才缓缓起身。

        接着,便是极为认真的说道:“今日起,欧阳诗诗虽还以欧阳为姓,但不再是欧阳家的人,生死福祸都与欧阳家再无半点儿关系。”

        不少欧阳家的人都是潸然泪下,只有他们才能体会到欧阳诗诗的无奈和委屈。

        当漂亮到极致的时候,也成了一种罪过。

        武元目光深邃的看着欧阳诗诗,此刻有种感觉,欧阳诗诗这番举动,似乎是冲着他来的。

        这时,欧阳诗诗又对欧阳黍说道:“爹,原谅女儿的任性,当女儿走出欧阳府后,再不会叫您一声爹,原谅女儿的不孝。”

        欧阳黍双眼微红,心里痛苦万分。

        可他知道,若是表现出来的话,欧阳诗诗只会比他更痛。

        “爹都依你。”

        “爹,那女儿的婚事,就该由女儿自己做主了吧?”欧阳诗诗终于再次问到了最开始出来时的问题。

        这一次欧阳黍也没有再犹豫,同样点头,“是,理当如此。”

        欧阳黍说话间还不忘看了武元一眼,那一眼仿佛在说,“这回让你竹篮打水一场空。”

        武元有些无语,突然间好像成了一个恶人啊。

        但也无所谓,只要拿下欧阳诗诗,再想办法找机会和欧阳家缓和关系就是了。

        正想着,欧阳诗诗也是径直走到武元面前。

        终于要摊牌了吗?武元也想看看欧阳诗诗要如何拒绝自己。

        只听欧阳诗诗轻叫了一声,“元公子!”

        武元一愣,竟没有叫他陛下,而是如此称呼,这是他穷书生装扮时的称呼。

        “恩,诗诗姑娘有话但说无妨。”武元也是笑着回应。

        “元公子,昨日在孔雀王府我虽别有目的招婿,但不得不承认,元公子的确与小女子成全了一段佳话,小女子也不想毁约,欧阳家人也从不做背信弃义的事,虽然我已经不是欧阳家人,但冠以欧阳之姓,也不应辱没了欧阳之名。”

        武元有些意外,还以为欧阳诗诗是打算想办法拒绝他的,看样子似乎不是这样。

        “那自然是好的,你放心,本公子也不会辜负了姑娘你。”武元也是认真地道。

        欧阳诗诗闻言沉默了一瞬,而后说道:“公子既然如此说,小女子有一问,若是元公子答的让小女子满意的话,小女子愿为公子妻妾,生死相随,为君生,为君死,伴君左右。”

        武元神色一正,他能感觉到,欧阳诗诗并没有半点儿玩笑。

        同样,欧阳家人以及其他人,也是惊讶和好奇地看着欧阳诗诗,想知道是一个什么样的问题。

        欧阳诗诗也没有让大家和武元久等,缓缓开口道:“若是小女子突然变得丑陋,绝色容颜不在,公子可还愿娶我?”

        原来是这么一个问题,武元心中不免好笑,果然,女人都有这种婚前焦虑吧。

        生怕嫁错了人被辜负,对此武元也是立马回道:“我从不辜负一人,无论顺境或逆境,清纯或年老,健康与疾病,美貌与丑陋,我都不会辜负于你,这一点你大可放心,时间会检验一切。”

        这一番经典台词,也是让不少人暗自点头。

        只有欧阳黍闷哼一声,就算如此,他也不愿意把女儿嫁出去,更何况还是一个多情的皇帝。

        武元本以为欧阳诗诗也会感动答应的,没有想到欧阳诗诗却说,“不用时间,现在就可以检验元公子的话是真是假了。”

        正当武元不解这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欧阳诗诗一直挡在面前的手臂竟缓缓放了下来。

        当武元和其他所有人下意识的看向欧阳诗诗的脸时,都是惊的合不拢嘴。

        此时欧阳诗诗脸上的面纱已经不复存在,可是同样消失的,还有此前那张绝美的容颜。

        取而代之的是一张满脸褶皱,麻子痘痘的一张无法用丑来形容的脸。

        “诗诗!!”欧阳黍悲呼一声,大惊失色地走上来前来,想要去触碰欧阳诗诗的脸,却又不敢。

        看到父亲如此心急关切的样子,欧阳诗诗也是心痛了一下,但还是坚强地说道:“爹,没事的,其实这样也挺好的,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打我的主意了。”

        说罢,轻轻将欧阳黍推到一旁,然后目光灼灼地看着武元说道:“元公子,吓到了吗?”

        “现在小女子非但不是欧阳家的大小姐,又变得如此丑陋不堪,元公子还敢娶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