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 - 历史军事 - 无敌皇太子武元上官蒹葭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一十九章 打算苟到最后

第六百一十九章 打算苟到最后

        游戏规则没有什么难度,就是将他人背后的名牌撕扯下来,留到最后的一个人,就是冠军。

        而整个孔雀王府都是他们的活动范围,当然,曦乐已经将她们几个人的房间上了锁,带锁的房间是禁止进入的,其他的随意。

        众人面面相觑,如此新颖的玩法,有点儿出人意料。

        但实际上,大多数人觉得这个游戏太小儿科了,甚至根本不能完全体现出他们高深的武功。

        “好了,游戏开始!现在你们可以随意活动,半炷香之后,你们才可以动手。”

        曦乐说完之后,武元已经起身离开。

        撕名牌这游戏,自身的身体素质的确很重要,但还是讲究战术的。

        武元的离开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因为这里大部分人,并没有选择离开。

        一个很简单的游戏,完全没有必要去别的地方瞎溜达。

        等半炷香的时间到了之后,就可以随意地动手了,大杀四方才能体现出自身的厉害。

        不过也有少部分人,站在了边缘的地带,这几个要么是对自己实力不大自信的,要么就是有几分聪明,觉得这个游戏好像不是这么玩儿的。

        其中也包括了赵宽,赵宽也觉得这个游戏不简单,可又说不出来,是哪里不对。

        但是赵宽是为数不多的发现武元离开的人,当他看到武元快速离开的时候,第一个念头就是想到武元一定是心虚躲起来了。

        可是再仔细一想,似乎也不完全是因为害怕的。

        如果不是想看看留下来的人都是什么样的实力,以及这个游戏的精髓,他是真想朝着武元追上去的。

        终于在半炷香燃烧完了之后,一个满身腱子肉的光头大汉最是耐不住性子,率先动手了。

        光头大汉五指成爪,就是朝着旁边的人抓去。

        那人反应也是不慢,且身法极为灵活躲避的同时想要绕到光头的后方去。

        然而下一秒就听到撕拉一声,光头顿时愣了一下,然后猛然回头,就发现自己居然被人钻了空子。

        “阿呀呀,你怎可如此不讲武德?”光头气愤极了,想要找那人算账。

        可这时,就听一个丫鬟的喊声传来,“达班!你被淘汰了,请马上离场。”

        被淘汰的人,是不能继续参与较量的。

        光头达班成了第一个被淘汰的人,只是看其表情,明显是充满了不甘。

        “你给我记住了,不讲武德的人,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但很快,光头达班就说不出这样的话了,因为当他退离场地的时候,就是看到那十几个人已经彻底疯了。

        就是一片混战,虽说大家本来就是各自为战的,可是在动手的时候,总有人在后面搞偷袭。

        根本就防不胜防。

        达班苦笑一声,心里也没有那么大的怨气了,就算是再傻的人也看出来了。

        这个游戏,终究不是他们比武的擂台,既然目的只是为了撕下背后的名牌,就已经明确了这个游戏不可能有多少仁义在里面。

        这个时候,在连续五个人被淘汰出局之后,剩下的人终于醒悟过来。

        没有人继续停留在这里了,快速离开当前的位置,前往王府中其他的地方隐藏起来。

        被淘汰的人在原地一阵阵的苦笑,这下子他们不仅输了比赛,而且感觉好丢人。

        最憋屈的是,明明说好的武斗,可到最后,连真本事都没有发挥出来呢,就被淘汰掉了。

        这叫什么事?但现在后悔是没有用的,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其他人飞速离开。

        再说武元,此时已经躲到了一个厨房里面,并找到一个厨子,快速将他的衣服换下来穿在自己的身上。

        论功夫的话,武元是有自知之明的,不可能是这些人的对手,就是正面撕名牌,也必然就像大黑牛手撕baby一样。

        所以,武元很清楚,必须要苟住了。

        消耗他们体力的同时,也不用面对那么多的对手,所以武元打算苟到最后再出来。

        当然了,这场游戏也是有时间限制的,但三炷香相继燃烧殆尽的时候,不管剩下多少人,都必须进行正面的对决。

        对于这个限制,武元也没有什么意见,不然所有人都跟他一样的想法,打算苟到最后的话,可就麻烦了。

        但实际上,武元是想多了。

        虽然的确有人有过和武元一样的念头,但很快就放弃了。

        再怎么说,他们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又都是习武之人,绝对不能作出那般胆小如鼠的行径。

        眼下分散开来,也只不过是不想要陷入背腹受敌的局面。

        因此,这些人在分散开来之后,一边潜伏,一边寻找着目标。

        还有人干脆原地埋伏起来,于是整个孔雀王府现在都萦绕着一股紧张的氛围之中。

        墨巧儿忍不住惋惜道:“早知道这么好玩儿,我也参与了,皇帝哥哥也真是的,为什么不让我替他去玩儿呢?”

        辛如烟也是觉得这个游戏颇为新奇,同样也有些异动的样子。

        “话说,最开始的时候,不是要比进行战争模拟吗?怎么又改成这个撕名牌了?”辛如烟看向曦乐问道。

        曦乐摇头,“别问我,我也不知道的,好像是武元觉得战争模拟太过复杂了,很难短时间分出一个胜负来,他说他已经不想骂人了,累了。”

        听到这个解释,辛如烟也是恍然大悟,多半是如此的。

        仔细想想,战争模拟的确不好控制。

        他们提出的谋略又没法得到验证,最后一定是吵得不可开交,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

        骂起来是肯定的,保不齐还会动手呢。

        欧阳诗诗这时也走了过来,大为可惜地说道:“真是可惜了,之前我都已经准备好了问题,现在却无用武之地了。”

        难得欧阳诗诗主动过来说话,辛如烟也是来了兴趣,便对欧阳诗诗问道:“听你的意思?你对战争很有兴趣?”

        “兴趣谈不上,只是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欧阳家是非常想为大武出份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