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 - 历史军事 - 无敌皇太子武元上官蒹葭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在线阅读 - 第四百九十一章 叛国罪该不该杀?

第四百九十一章 叛国罪该不该杀?

        当大海来到梁大刀面前,就是发现梁大刀的舌头已经被嘎掉了。

        一瞬间大海明白了很多事,但这也让大海更加坚定了跟随武元的决心。

        梁大刀抬头看着眼前的大海,想要说什么,可是却什么都说不出来,绝望,不甘和悔恨。

        然而让人意外的是,大海竟主动蹲下身来,并善解人意的问道:“有什么遗言尽管说就是了。”

        就在一旁的颜菲看到大海的举动,也是诧异了一下。

        她知道大海不可能看不出来梁大刀的舌头被嘎掉的事,那这是在干什么?猫哭耗子假慈悲吗?

        正一阵鄙视的时候,大海突然暴跳如雷。

        “什么?你说的都是真的?护城军真的叛变了?王志居然是个卖国贼?”

        听到大海的喊叫声,颜菲也是愣了一下。

        随即立马明白了大海的意图,眼神里多了一丝赞许,“这小子很机灵嘛!”

        梁大刀则是一脸懵逼,“老子说啥了?老子啥都没说,今天的人真他娘的怪,都是自说自话类型的。”

        不过这一切都和他梁大刀没有关系了,梁大刀只知道,有人要倒霉了,这样也挺好,黄泉路上不寂寞。

        于是,就是大海和颜菲都没有想到的是,梁大刀竟不住的点头,响应着大海的话。

        见梁大刀如此配合的样子,搞的大海都有点儿不忍心下手了。

        “兄弟,哥们儿给你个痛快,回头也会给你多烧些纸钱过去,也算是对得起你了。”

        闻言,梁大刀咧嘴笑着,只是笑的有些狰狞。

        如果他可以开口的话,他只想说,“毁灭吧,整个世界都毁灭才好,所有人都给他陪葬才爽。”

        手起刀落,梁大刀直接人头落地。

        但这并没有结束,大海一边让手下处理剩下的人,一边叫人立马把刚才押走的王志等人送回来。

        今日他投靠太子,那就必须交上一个完美的投名状,眼下就是最好的时机。

        在等待的工夫,大海也是回来复命。

        “太子,那恶人已经招了,他们收了天离国的大量钱财,所以才来大杀四方,护城军方面,王志也是他们的同伙。”

        武元也是忍不住笑了,眼前这个大海可以啊,能处。

        如此一来,倒是省了他不少工夫和口舌了,大海可是代表着禁卫军,这样以来,这天离国买凶杀人的事就算是做实了。

        老百姓们也是清楚的听到了大海的话,所有人都是义愤填膺的要武元做主除掉这些恶人。

        对此武元自然欣然应允,而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的潘睿也是露出钦佩之色。

        虽说在他看来武元的做法有些极端,如果是他的话,绝对做不到这种地步。

        但是潘睿也不得不承认,只有这样,才能最快最直接的解决眼前的困境,破了武皇帝的局。

        很快,王志等人又被重新带了回来。

        不过这一次王志一改之前的沉默,竟突然叫嚣起来,“你们最好现在放了我,私押朝廷官员可是重罪,我舅舅已经在来的路上了,你们的阴谋不会得逞的。”

        听着王志的话,大海眼神里多了一丝怜悯。

        “王志这么说来的话,你舅舅也是跟你一伙的了?”大海直接问道。

        “什么一伙不一伙的,我只听从我舅舅的安排,别以为你们今天的事做的天衣无缝,我现在已经知道怎么回事了,你们走着瞧好了,我舅舅很快就会带着圣旨过来的。”

        就在刚才,王志已经得到了一些消息。

        毕竟这护城军可是有不少兵部的人,谁敢不给他舅舅兵部尚书的面子?

        大海心里暗骂一声蠢货,就没见过这么坑舅的外甥。

        大海扭头看了武元一眼,武元则对其点了点头,大海立刻就明白自己该做什么了。

        “既然王治已经招了,那就可以给百姓们一个交代了。”大海言之凿凿的说道。

        王志顿时一愣,“我招什么了?大海你个狗娘养的,说明白点儿?”

        大海当然要说明白的,便是大声说道:“就在刚才,你的同伙梁大刀已经招供了,是你给天离国打开了方便之门,也是你暗中支持他们诛杀百姓和官兵,现在你想否认也没有用了。”

        听到大海的话,王志差点儿吓尿,急忙大吼道:“妈的,你知道你再说什么吗?你不想活了吗?”

        大海一点儿不带怕的,“到现在你还想要对我下杀手?天离国到底给了你们多少好处?”

        “狗屁,快放开我,我要面见圣上。”王志已经意识到了不妙,想要逃离这里。

        大海又怎会给他这个机会?立马举起了手中的长刀。

        王志张大嘴巴,竟吓的说不出话来了,只是屎尿已经流了一地,哪里还有一点儿护城军统领的样子。

        大海微眯着眼睛,他知道,砍了王志的脑袋,他将再也没有回头路了。

        不过一旦他赌对了,必然可以得到太子的重视,未来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如此想着心中一横,就准备砍下去。

        可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暴喝,“刀下留人,我有圣旨在手,你们谁敢……”

        突然间,骑马奔来的郭治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他那外甥的脑袋已经滚落下来,郭治看到这一幕差点儿栽下马来。

        要知道,他最是疼爱自己这个外甥了,就连王志这个名字,都是他取的,与他的名字同音可见其对这个外甥的喜爱。

        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有人敢当着他的面砍了他外甥的脑袋。

        当郭治冲到跟前,就是悲痛欲绝的下马,然后颤颤微微的想要去触碰那圆滚滚的脑袋。

        看着那死不瞑目的眼神,郭治彻底怒了。

        “你们好大的胆子?我有圣旨在手,你们居然还敢对手?是谁给你们的胆量?”

        大海一脸无辜的看着郭治,“郭大人,您有圣旨怎么不早说啊?我们这也没看到圣旨啊,那就只能杀了。”

        “放肆,就算没有圣旨,你们有什么权力杀人?我外甥又犯了什么律法?”

        郭治以为,王志被抓,顶多就是因为玩忽职守的罪责,但这根本不算什么事。

        可却听到大海皮笑肉不笑的说道:“郭大人,不知道你觉得叛国罪该不该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