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 - 历史军事 - 无敌皇太子武元上官蒹葭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六章 你的小娘子我要了

第二百一十六章 你的小娘子我要了

        “浮你大爷,不走的话,我现在就把慕容海棠办了。”武元恶狠狠的说道。

        “你……你还是个人吗?”颜菲气的要动手。

        “本太子名声在外,你不会不知道吧?到底走不走?”武元威胁道。

        颜菲还真是有点儿怕武元乱来,只好咬牙离去。

        武元得意笑了笑,“小秘书,还想跟我斗,迟早黑丝给你安排上,让你了解一下秘书的兼职工作内容。”

        吓走了颜菲,武元也是不客气的坐在了慕容海棠的旁边。

        此时的慕容海棠头虽然露在外面,但头顶却是包裹这一层白纱,脸上未干的泪痕,倒是少了几分妩媚,多了份凄美的感觉,让人心疼。

        不过武元还是看到了慕容海棠抖动的睫毛,也感受到了慕容海棠紧崩的身子。

        “好了,不用装睡了,我知道你是醒着的。”

        奈何,慕容海棠依旧紧闭双眼,不愿睁开。

        可武元这一次,不在客气,直接捏住了慕容海棠的鼻子。

        慕容海棠都要哭了,“这人怎么能这么坏?她都已经这么惨了,还要来欺负她?”

        终于,慕容海棠再也憋不住了,张开嘴大口呼吸着,同时拍掉了武元的手。

        又气又委屈的说道:“你怎么可以这样坏?再这样的话,我就走了。”

        听到慕容海棠的话,武元便知道,这会儿慕容海棠已经萌生退意了。

        不等武元开口,慕容海棠又是说道:“不用安慰我了,其实我已经想通了,头发嘛,又不是长不出来。”

        慕容海棠强颜欢笑着,眼神根本不敢和武元对上。

        “谁说我是来安慰你的?”武元的话,让慕容海棠诧异的同时,更是比刚才委屈了。

        “那你快走吧,我现在不想见到你。”慕容海棠说的是真的,且一边推着武元。

        武元不为所动,倒是手里多了一把剪刀。

        看到剪刀,慕容海棠惊恐万分。

        昨天晚上,她的头发就是被这样一把剪刀削去的。

        这是她的恶梦。

        “快拿走,不要过来……”慕容海棠害怕极了,身体蜷缩在被子里,不住的后退躲避着。

        武元虽然心疼,但还是固执的将剪刀在慕容海棠的眼前晃了晃。

        并说了一句颇有哲理的话,“有人说,战胜恐惧的最好方法,就是面对恐惧。”

        慕容海棠娇躯微颤,似乎有被武元的话触动到,可还是难以强迫自己去多看那剪刀一眼。

        直到一缕长辫丢到她面前时,慕容海棠身体停止了颤抖。

        取而代之的是震惊,是难以置信。

        下一秒,慕容海棠抓住面前的长辫,眼泪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根本止不住了。

        “你干什么?你怎么能这样?”

        慕容海棠抓住武元的手,阻止武元下一步动作。

        外面,一直放心不下守在门口的颜菲,听到了慕容海棠的喊叫声,立马冲了进来。

        “你把海棠怎么……”

        后面的话,颜菲没有说出来,而是整个人呆若木鸡的原地石化了。

        颜菲难以置信的看着武元散落的短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啊,男人的长辫,可是不能动的,否则就是对列祖列宗的不敬,更不要说堂堂太子了,这可是大罪。

        所以,此刻颜菲才会如此震撼了。

        然而这时,却听到武元笑呵呵的对慕容海棠说道:“还有人说,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更别提那些所有人都懂的安慰话了。”

        “但是现在,我觉得我也资格跟你对话了。”

        “对了,你先等等,还差一些,让我把它剪完。”

        说罢,武元就要挣脱慕容海棠继续对自己的头发下手。

        然而下一秒,却是被慕容海棠死死的抱住。

        “求你了,够了,已经够了,呜呜……”

        颜菲抿嘴看着,最后好似放下了一般,轻轻的退了出去,并关好了门。

        这一刻,她知道,自己输给了太子,输给了武元。

        武元刚才的话,就好像在打她的脸一样,她就是守在慕容海棠身边说了一个晚上的安慰话。

        擦掉眼角的泪水,这一刻,她对太子心悦诚服。

        武元能为慕容海棠做到这个地步,颜菲知道自己再没有理由去干涉武元对慕容海棠下手了。

        甚至,颜菲也明白,自此之后,本就动摇的慕容海棠,也将彻底接纳武元。

        但是,颜菲没有嫉妒,也没有记恨,反而更多的是高兴,武元让她看到了,谁才能给慕容海棠最好的安慰。

        同样,武元也值得慕容海棠回应这份安慰。

        屋内,武元也是拍了拍慕容海棠的后背。

        “哭的已经够多了,你有考虑过你眼睛的感受吗?”武元依旧是轻松随意略带调侃的语气。

        慕容海棠忍不住说道:“它能有什么感受?”

        “它也难受啊,它只不过是你的眼睛而已,干嘛要为你的头发去难受,这对你的眼睛不公平。”

        如此奇葩诙谐幽默的说辞,也是让慕容海棠忍不住破涕而笑。

        “被你说的,我都想给我的眼睛道歉了。”

        闻言,武元笑着说道:“那都是你头发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慕容海棠忍俊不禁。

        但不知为何,那都快成了她禁忌之词的“头发”两个字,现在说起来,竟没有一点儿压力似的,甚至好像跟她没关系了。

        “你先放开我,我这边还没剪完呢,或者你帮我剪掉也可以,我早就看它不顺眼了,这老长的头发,洗一回,都要累趴我两只小可爱。”

        说罢,武元将剪刀递到了慕容海棠的手中。

        接过剪刀,慕容海棠却轻轻的将其放下,如今她对剪刀已经不恐惧了。

        “太子为海棠做的已经够多了,若是太子不嫌,便请太子躺下吧。”

        “啊?”武元有些懵。

        但在慕容海棠柔情似水的目光注视下,还是躺了下来。

        这一刻,慕容海棠心甘情愿。

        不是报恩,只是单纯的、热烈的去回应这个可爱又可气的男人。

        良久,武元亲吻那光洁如玉的额头,并欣赏的看着。

        “不要看了,一个小尼姑有什么好看的?”

        慕容海棠虽是自嘲的话,但明显语气轻松,显然已经打开了心结。

        “没想到,本太子还有这个福气,居然泡到了如此漂亮的小尼姑。”武元调侃道。

        下一秒,却是传来慕容海棠的惊呼,“还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