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 - 历史军事 - 无敌皇太子武元上官蒹葭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 帝师的嘱托

第五十四章 帝师的嘱托

        看着武元离去的背影,文丞相的眼神里一片阴鸷。

        他本以为主动向武元示好,不仅可以和武元化干戈为玉帛,还能成为武元的坐上宾。

        却没有想到,武元竟如此看不起他。

        这一刻,不论之前对武元多么赏识,也都消散一空。

        取而代之的,只有怨恨。

        “走着瞧好了,你如此目中无人,有你后悔的那一天。”

        可惜武元听不到他的话了,即便听到了,也不会当回事。

        他当然听出了文丞相的意图,但他不需要这种两面三刀的谋士。

        一个宰相而已,同样也不被武元放在眼里。

        倘若他不是太子,或许还可以考虑。

        但他如今已经恢复太子之位,他就是正统,任何想要对他不利的人,都是敌人。

        回到东宫,得知辛如烟已经睡下,武元只好去找八只小可爱玩儿点没有玩儿过的。

        一夜快活。

        翌日,清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武元就被强行叫起。

        然后迷迷糊糊的被八只小可爱伺候洗脸穿衣。

        一直等穿好了衣服,武元才清醒了一点儿。

        “咱就是说,这个早朝我不能不去吗?”

        宫女谷雨上前说道:“太子殿下,以前你是不去的。”

        “那为什么现在就要去了?”武元不解。

        谷雨嬉笑道:“这是太子妃分咐的,你必须去,好不容易夺回了太子之位,不能再懈怠了。”

        闻言,武元很是不爽的说道:“你们不用听她的,听我的,快把衣服脱了,咱们睡个回笼觉。”

        话音未落,门外就是传来辛如烟的声音,“那用不用我陪你一起啊?”

        武元讪笑,知道来者不善,连忙改口道:“以后你们一定要好好听太子妃的话,我先去上朝了。”

        几个宫女儿都是咯咯的笑着,也不点破。

        武元转身看到辛如烟,不免说道:“你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辛如烟白了武元一眼,“我要是不来,你肯定又偷懒。”

        “怎么能呢?时候也不早了,等我回来,我们温习一下昨天的功课。”武元挑起辛如烟精美的下巴坏笑道。

        “谁要跟你温习,快走吧你。”辛如烟一时羞恼,直接将武元推了出去。

        武元美滋滋的离开。

        今日早朝,来的人依旧不少。

        但都是三两成群有说有笑的,只有武元一个人形单影只,稍先孤单。

        武元也不在乎,到了朝堂之上,就是靠在前面的大柱子上打盹儿。

        浑浑噩噩的状态,也没有注意到武皇帝到来,然后上朝,又对南州城一事展开激烈的讨论。

        武元就好像是透明人一样,没有什么存在感。

        殊不知,这会儿,确实没有人关注他,因为他以前是不上朝的,大家也都习惯了。

        但文丞相可没有忘了他。

        当即给一旁伤势未愈的武峥使了眼色。

        武峥冷笑,立马会意,接着高声说道:“父皇,我大哥战胜了大羽使团,一鸣惊人,儿臣相信,关于瘟疫,我大哥肯定想出对策了。”

        听到武峥的话,气氛安静了下来。

        武皇帝也是才想起武元来,可四下一看,居然没有看到。

        还是苏总管提醒,武皇帝这才看到柱子旁打盹儿的武元。

        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这都火烧眉毛了,还如此懒惰?

        “武元,你可有何高见啊。”武皇帝直接点名。

        众人的目光,也是唰的一下集中在武元的身上。

        看到武元口水都要流出来了,顿时有不少人幸灾乐祸。

        这时有人看不下去推了一下武元,武元顿时口水一收,“退朝了吗?”

        此话一出,顿时引得哄堂大笑。

        听到笑声,武元也意识到自己睡糊涂了。

        在瞧见上面武皇帝黑成木炭的脸色,就知道要废。

        这时,文丞相不咸不淡的说道:“太子殿下,你身为我大武太子,当优天下万民,更应为陛下分忧,以前你那夜夜笙歌的毛病还是要改一改的。”

        文丞相故意说的语重心长,实则就是在揭武元的短儿。

        偏偏武皇帝还真信了,“朕让你回去想想对策,你竟又开始思淫享乐?莫不是以为刚立了大功,朕就不好苛责你了?”

        武元看了文丞相一眼,知道这货落井下石,心说,“给老子等着瞧。”

        随即对武皇帝说道:“陛下,臣听了父皇的教诲,一直都在想着南州城一事,不曾懈怠。”

        武峥立马抓住机会,“我就知道大哥不会让我等失望的,那大哥快说说看,想出什么好办法救南州城于水火了?”

        所有人都在等着看好戏,武元又怎会让他们失望了。

        “陛下,我觉得首要解决的,就是南州城百姓的吃食问题,朝廷当拨款赈灾,再只派御医做钦差,察探那瘟疫的根源并找到对症之药。”

        这不过是武元随口胡诌的。

        其实这些话,刚才有大臣已经说过了。

        果不其然,武皇帝一脸失望。

        且立马有人站出来反驳,“武元殿下刚才没有听到,这个方法实际不可行的。”

        “朝廷拨款自然是没有问题的,但一时也难以筹到能满足十几万人口的南州城的口粮,顶多能筹到三日的口粮,就算好的,但这无疑是杯水车薪。”

        “其次,御医也不是不能去,可谁能保证御医就一定能解决的了瘟疫?一旦失败,又该如何?”

        听到这些话,武元故作惊讶的说道:“说的也是,那各位有何高见?”

        众人一阵无语,怎么又问起他们来了,不是问你武元太子的吗?

        文丞相这时站了出来,“看来太子殿下虽有诗才,但却不知人间疾苦啊,日后太子应当好好学习才是。”

        一下子,就把武元的地位踩了下来。

        武元耸耸肩,“让你们在猖狂一会儿。”

        他知道,文丞相无非就是借此机会贬低他,又能突出武峥的存在感。

        这老匹夫已有对策,八成是献给武峥了。

        果然,武皇帝在数落了武元几句后,武峥也终于开口了。

        “父皇,儿臣听说南州城的事后,夜不能寐,苦想一夜,有了一点儿头绪。”

        武皇帝看了过来,并夸赞一句,“你也有心了,明明身上还有伤,却不忘忧心南州城的事。”

        武峥得意,然后顺势说道:“都是儿臣应该做的,关于南州城,儿臣是这样想的……”